芙蓉

一件星期天的事。

注意⚠️芙蓉花及芙蓉花的爱慕者请勿阅读(。ì _ í。)

再预警一下,比较矫情。


我忘记我曾想过芙蓉花。今天去找我过去的记忆,它的容貌应该与字形一样美。

那种在秋江千里上将将摇落的姿态,仿佛是颔首,仿佛只是钗环的颤袅;仿佛看见了你,仿佛没有。


我们上次停下时,讨论了木槿花的颜色。与绣球类似,它们忽然是蓝,忽然是紫。每一次眨眼都有不同,或许真正的颜色正躲着你。它将要大摇大摆地旋开,而你不会再来,这一天,这一刻。

她说木槿和菊类似又不同的离枝;我想到滚落尘土的山茶,可以附会折颈的美人。然后我们同时想到反例:金黄色的、引...

2018-10-14

清平

——等闲伤情可相同?

我总有一天是要写他的。哪一天,都可以是今天。

大约只说了他的词。标题截取自《清平乐·åˆ«æ¥æ˜¥åŠã€‹ã€‚

推一首BGM:清平误。转音很妙啊,听了好久。

附:李煜词


在新王朝前硝烟缭绕的时代里,词客曾有另一个名字。他曾为很多人停留;某些人可依偎的肩头,某些人晨昏定时的祝祷,某些人的心许,某些人的叹息。而今他为寒夜停留,因这一弯清月如故国的春秋勾留他残留尘世的魂魄。那些最初在他心上勾留的人,仿佛在无尽的时光里等待;他们在寒夜里筑起一幢记忆的广厦,使他的登临即是春天,又是秋天。在呵手的暖意未苍白着散去之前,他见到芳春的流水;漫长的怅望的眼光...

2018-10-13

襄阳

年轻时宫廷剪裁精致的天空,构筑他光与影缠绕的戏剧。他的双眼直视日光凝铸的琥珀,细丝沿斗拱莹亮地飞逝;在透视了万国之外天穹的线条的切割下,宫墙的朱红在眺望江南时消失不见。

行乐的长卷中桂楫兰桡,河水点染落英的余香。他抬眼再看时,她的眼光已垂下去。颊上匀净的粉多腻了一点艳红,罗裙的葱绿色胜昔年春草。

杏子在盘中刚好熟透,带酸的微香迢递传来。她腕上宝石缠在金丝的灿黄里,那是一夜过芭蕉凉雨的、茂如芝草的紫。

他秋毫可视历历可辨的眼睛,在长河静寂的瞬间折戟沉沙。钧瓷在退却的烈火中开了无数片;幽夜昙花,自开自谢。日光已成了枯朽的钻石,他的笔捉不住画上未着色的花鸟。

她是否真的笑过;笑是否有声音和颜...

2018-10-08

画册

——我想写长安组曲与洛阳画册,前者随秋风碎在渭水上;后来记忆的断续连成奔马的白毫,洛阳的一切在他梦中。他值得去爱,如洛阳应该被铭记。

灵感来自安徒生童话《没有画的画册》。他写的真好。透过莹蓝和暖黄着色的彩窗,我见昏黑和闪亮的、照射在北欧建筑弦上的日夜。

想到谁,就写了谁。人物索引(请允许我补救🙈)


【第一章·è‡ªæ­Œçš„众生】


  • 黄初元年


在不能安睡的晚上,皇帝会想起月光朗照的源头,城门上不眠的月亮。月下有无数呼吸绵长的生人,此刻为明月所统治,白天聆听他的光芒。他们分享一种值得被历史学家记...

2018-10-01

流金

这几天在一条路上重复地徘徊。我的生命有亿万分之一的部分在垂柳河边描红。

我为路上的柳色震惊。作为行道树,它竟然美,如此之美。

后来路转了弯,白墙上有鲜红的果。

墙上有柳枝,它总是能活的。我小时候就插过。我还记得来路上,想昔我往矣,想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抒情成分很简单,但是它不一定需要多复杂。尤其在萧索寒苦的人,偏要这一句无数时代里传颂过的风雅作支持的屏障。后来的人越过重峦叠嶂的文学山脉向前看,似乎平直的抒情是高古的同义。


陆机二十作文赋,听上去像个童话。

我喜欢他那些深芜和婉转。

听上去像一个陈旧的议题,关于作者、与除了作者之外的万事万物:是洛阳塑造了陆机...

2018-09-29

【致歉】

昨天在与七鸠太太私下沟通时,误将她强调的“觉得开头有相似之处”/“主题撞了”理解为“抄袭”,并在公开解释的行文中反复提及该词,完全是我个人的过错。

为留存我过错的证据,昨天的文章不会再修改,但会把这一段话补在开头。

如果公认这是拒不悔改的恶意行为,我会将文中所有“抄袭”字段修改为“觉得有相似之处”。


至于两文被指认的相似之处,前一篇声明中已回应的不再回复,有新的质疑还请提出。

此外,我昨天未能做好情绪管理,语言有过激处,一并致歉。


若无意外,我不再回应此事,也不干涉他人对我《圆圈》一文的判定。

谢谢每一个人。


以上。

谅蒙惠鉴,顺颂文祺。


2018-09-20

【声明】

9月20日13:50补充如下:

昨天在与七鸠太太私下沟通时,误将她强调的“觉得开头有相似之处”/“主题撞了”理解为“抄袭”,并在公开解释的行文中反复提及该词,完全是我个人的过错。

为留存我过错的证据,昨天的文章不会再修改,但会把这一段话补在开头。

如果公认这是拒不悔改的恶意行为,我会将文中所有“抄袭”字段修改为“觉得有相似之处”。


-原文-

我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也没有围观过、不知道具体的流程。

但是我没有抄袭、借梗或其他任何疑似抄袭的形式抄过 @七鸠 çš„文章。

文末附两篇原文。


今天中午这位太太私信我,认为我的《圆圈》与她的《波罗...

2018-09-19

云散

今天对我很特殊。我把它写下来,有人喜欢,是人的缘分;无人记得,是我的缘分。

现在可以说了,我永远都爱他。感谢您读。


黄初七年夏,文帝梦见有人梦中为他讲故事。

某些时候,他站在山上;某些时候,他与父亲站在一起。距离并不遥远,但不会更近。


托孤的臣子都来过了。文帝明白,他们都值得信重。他的太子沉静且见从容,先前的颤抖,不过是每一个收到命运褒奖的年轻人小心谨慎的第一次尝试。

最后只剩下抚军大将军。他们共同看了日影的推移。

臣逾越了。司马懿说,他探了文帝的额头。

他的手好像凉了很多。文帝这么想。而司马懿很快想要收回手,似乎被冰蜇了一下。可他终于...

2018-09-17

旧侣

纵有邻人解吹笛,山阳旧侣更谁过。


再经过山阳的旧居时,向子期一路见许多随落日西归的白衣少年,而城外的山路上浮云幽晦。少年也学会了他在洛阳见过的风流,声音悠长而清朗,唱一些流水与高山的词句。他没有再看,车驾的移动比心情快上许多,在空茫雪上碾出轧痕。

向秀凭记忆独自找到荒废的竹林。时序的变换没有动摇篁竹亭亭的翠色,可是他触手抚摸多年前共赏的枝干,那些因故地重游而生的凄楚又涌上来,淹没仅有的喜悦。有一天竹减去了青葱的细叶,原来它会比冰雪更硬。

林间竹影吞没了太阳。他一径向深处去,翠色愈浓,好像含着一口欲化的春天。

竹林的深黑色像墨水画的孔洞,空寂地瞪视过路的时间,展...

2018-09-15

琴心

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


他记得日暮晚钟里听过的琴,跨过溪涧送风共同寻访的隐士。在他未见过长安的宫阙时,已在流水杂沓与浩荡松风中听过了京都所有的声音。沽酒的脊背弯折的老人,酒瓮的边沿飘过细如羽毛的虹霓;阳春光照无垠,太阳燃烧时兹兹的响——它深知它即将灭亡;以及那些惯于缄默的红妆少女,金盘上捧累累如玛瑙般红的樱桃,纤细的足音在玉阶上汇成整齐的涡流。李君的弦忽然停了。他回神见孤鸿的徘徊,林木比往日更深。他们同时蘸透了长安。

他发觉自己结满了露。这种寒夜的霜白即是不需劳动唇舌的送别。李君未曾说透或者不必去说,斗酒自劳,放迹红尘,行觞玩月,刃如霜雪。那些城市里表演的悲欢,容纳...

2018-09-11

青苔

古人白骨生青苔。

如何不饮令心哀。


朱寿在江南等一树花。

这一种白色而无香的花,从枝柯到嫩叶,每一寸的生长与衰老都很复杂。

有多少死去和活着的人看过花。这些眼光顶住它蓓蕾的舒张;即使它不在意,眼光仍然存在。

这不过是花,今年开,冬天也就死了;人人都知道。每年落花时,可谁能不去看。世界上有许多人疯了,也有人永远都不会疯。疏狂在前者的唇边,光明在后者的心里。真是可惜。他想要的都分了去,留下铺着黄褐色土地的广袤疆土,与水田里抽穗的稻。

那些人口称万岁。他早年听不惯;后来就不管了。

花没有开,他感到失望,也很清醒。

江南似乎只有水。他从京畿的山脉离开,渐渐踏入灯火下的烟...

2018-09-08
1 / 14 ▲

© ðŸŒ¸å¼ ç´«èŠ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