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丹

写散文时,自草间捧出作者的铜炉。有些人捍卫自新文学时代散文铸就的庄严,却不免遭现代中国那一层诗化的蝉翼的俘获。古时的仙人,怀抱帝王的黄金,蓬莱方丈瀛洲,流水间合唱起宗教的颂歌,或者个人所有的抒情的诗。

我想念那一座方术列传里见过的山。诗行放慢一千倍,我才追上摇晃的尾巴。那个莲花座下的双鬟童子,与千年之前西行的僧侣在云海沙州的光艳中窥见的如此相像。童颜上浮动的微笑预示着无尽的可能;指尖蔻丹是御园的樱桃,古国的王未曾看见,他一生所求的永恒竟在花果间闪现。

怎么就不能长生呢。古时候多少人活了多少个百年;现在的时间转得快,永恒也飞旋着走进。

自然是可以。

我缺少勇气,只能在散步中缓慢忏悔我的前...

2018-08-18

问卷

谢 @- 松梵 邀~

为什么文笔格外烂?因为今天没有看三遍修改。如果本问卷各种放飞的口胡让大家失望了,先说对不起,我的水平就到这里了。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就是简介里的诗,玉郎会此通仙籍,忆向天阶问紫芝(本质是之前跟基友脑洞白居易李商隐与司文郎里的菌菇的时候随便起的名字)。其实没加上的是: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紫芝都知道呀ww 说出来有点羞耻(*/ω\*)反正这种貌似沟通人神的感觉,笔上的你我的世界,还有纸里的洛阳……可以看见宇宙的城市,有洛阳就够了。你在家里磨咖啡,其实也就是在洛阳。北邙山下有很多人,他们已经...

2018-08-14

江村

成都美酒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


妻自妆奁中拈出一瓣挺直的银芽,光芒潋滟如雪下松。拣稍暗的一支,妻说,骥子又多了鱼钩。

他自白日空坐的思索中凝眸,妻已收拾了针线,纸上未曾着墨,霜白如鹤叟须发;而妻发间似乎簪满珍珠的华饰,发髻由恣意舒张到紧密攒聚到走势,像一朵虚挽的红花。

妻的衣袖也重复莲花无声的开落。提笔时如新妇世家出嫁的那年同样娴雅,很难让他回忆起微弯的背有一个他常在诗中使用的专有名词。舒展之间,妻闲闲地说,骥子做好吊钩便要出门。差他到锦江边拣几颗青白的石子,总是差使得吧?


他如往常回答,你说,总是说得动的。

他的梦被清晨梁间的乳燕叫断,那...

2018-08-11

🚄

她坠入夜晚灯火喧嚣的狂放。自人潮中转醒,只有火车揭下它相伴在淤泥,潮水和荒漠的古旧鳞片,铁皮垂暗淡的红,如疼痛敲打唇齿时淤积的沼泽。一个无性别的,长发而仰卧的人,就约等于一个女人;花坛里埋葬有情人的头颅,等同于冶游的折扇撕开剩下的玫瑰。

一切关于铁轨和枕木的诗歌轰然奏响,时间煮沸后化成苍白的圆圈,渗入她呼吸均匀的眼睛。烟雾燃烧模拟人潮的花火,长夜寂寂然却甘愿做诗歌的河床。她经过它银白色细长如水草的肉,攀爬脊骨两侧对称而如水般流畅的刺。它背鳍的摆动如夜幕里静寂的冰山,浑然推移在漆黑的海洋。

它是青色的,期待着美妙约会的雨后和心中不染的莲灯洗出的颜色;吞一个人,在青碧的鱼腹中默想夜色笼罩的海岸...

2018-08-10

少陵

少年人与他的长安。

不寝听金钥,因风想玉珂。明朝有封事,数问夜如何。


初到长安时,他在长夜里握住黄金的锁钥,以戍卫的忠忱沁润夜间霜露。秋天金色球状的纤细花枝嵌在苍白夜雾之间,仿若宫廷中香烟供奉的至宝,因清明世界,承平无事不经意地抛洒人间如风如雨。

少年的青春多短暂啊,止于这座城市青苍的砖瓦。他在大唐广阔山水间烂漫的壮游,那时遇到的人风神皎洁,如晴夜清月;而梦想里持烛的年轻而口齿娇软的妻,圆转光照点醒他孤独的夜。

一眼一眼看过去,屋檐垂下一行凉雨。那些天上的风物映在雨后新虹的影中,朦胧的城阙比白日之下更深藏一种朦胧而甘甜的凉意。他所在的城市,是全天下最玄奥的迷宫。

少年...

2018-08-04

城市🕌

本文讨论城市与空间。

《看不见的城市》是一本奇妙的书;一部杰出的作品;仍然是一本奇妙的书。如果您读过我的文字,我本人的浅薄已呈露无遗,这篇千字之内的短文无法给予您任何超出期待的惊喜。

最初时我曾在书脊间垂泪。我记得冷风吹过宋王朝故宫的花园,那时的我猜测十二月干枯的花枝上是否有安徒生所说中国皇帝装饰御园名花的银铃。或者是卖菜的小贩抬起头来,简直就是我的祖母。我们所知道而不愿相信的,无非是人生来与死亡愈来愈近而拥抱的只有空茫的事实。

但这都是过去。一个如数学般精妙诗般优美的修饰与想象同样复杂的文本,其多义性满足任何读者的解读。该作品的题材的浪漫与传奇,行文结构轻盈而巧妙,前代的大师为我们开辟...

2018-07-30

雪山🗻

智慧银色的坚硬光泽刺穿克洛诺斯之子沐浴于永恒权力的赤色皮肤。在神王的下颌与食道配合着完成残酷吞咽之时,赤金与粉红重染奥林匹斯山上浅净的黎明。

神明的疼痛,不同于疲劳往返于土地和幽冥的凡人,预示着新的品质终于不满足游荡于虚空的过去,终于择取它所适合的身体塑造一尊岩石和山峦雕刻的新神。宙斯的女儿告别她暂时的寄居——父亲执掌天下的头颅,而从容迈向她注定通向的人世。

帕拉斯·雅典娜生来是一个成熟而强健的女性神灵,她与生俱来的威力灵巧地编织进青铜盾牌虬结蜷曲的纹路,眼眸中混蒙而透彻的灰喻示母系血脉的传承。

智慧女神的出生以其雷霆横亘万里夜空的威势第一次诞生在女神的躯壳之内。 ...

2018-07-29

酒杯🍷

有死的凡人皆苦于迷惘。狄俄尼索斯来自凡人的胎盘诱使他追索这痛苦的根源。在被尊为狂野和欢乐的主神全部的神性中,他的母亲只贡献了微眇的一部分。其余的土地,割让给藤蔓,兽皮和葡萄发酵的酸性汁液。
酒神的城市即是他身体每一寸皮肤上如火般烧沸的狂热。或者说,狄俄尼索斯的追随者在形如青金和绛紫色长蛇的游行队列里所犯下的归因于狂欢节无限制酣醉的美酒的每一桩罪恶,它们如被撕裂的无辜路人喉咙与心管所喷洒的温热血滴般以残酷而艳美的形式散布在流浪的形迹中,从埃塞俄比亚,及至印度的远方。
世人不必追寻,狄俄尼索斯的城市消融在凡俗的手臂每一次高举美酒清澄的金杯。是的,您知道,这熟悉的字眼。虚无。这是狂野的迷惘,沉醉的放荡,...

2018-07-28

稻穗🌾

无数金光的时间之沙在沙漏中流出金黄的线条,而沙漏如颠倒或正放的灯塔,成千上万依次叠加,排列成蜂房结构的巨大城堡。每一种谷物的种子堆叠成细长的纺锤状,在鲜花结束盛开和授粉后漫长的酝酿期间依照时刻的安排依次升降。旅客,将抵达金黄的田野之际,请呼唤生命之谷的母亲。

司掌农业的女神是大地的母亲,该表达式的另一种措辞即相比于玫瑰初绽的青年时发间丰盈的海浪的咸味,母性是另一种神性。因广袤而伟大,大母神才成为人类乃至诸神永远的依归。稻谷编织的城墙总在四季的代谢中重复从萌发到昂扬终止于垂坠的和弦,春与秋的色泽同时在夕阳下浮泛粼粼闪烁的金黄。在诸神居住的仙云宫殿,女神粗朴的长袍只有稻穗做精致的点缀,堂皇中朴素...

2018-07-27
1 / 12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