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

让我对你说一座城池。一六四三年的北京。


她曾多次陷入睡眠,梦里光影缭乱。醒时慨叹死亡的缓慢,盖一件薄于蝉衣的芦花。面纱之下,是她拣择过半夏白芷的眼睛。

红日熟透的血色,沉没在白塔顶端逐渐暗淡的光。日落后薄暮的鬼影,渗入城墙的肌理。冰封三尺之下的,“永乐”的城墙。


空气中还记录着他们死前的动作。小偷在任何一座百年繁华的帝都都未曾禁绝,此刻伸手欲接同伴抛上房梁的包裹,偷窃的喜悦还在他睁大的双眼之中;即将赴任的官员舍岸登舟,只眺了一眼天尽头水车咿呀的江南;客居的行商案前反复长叹而不肯落笔,家书里唯有长诀二字;一对新婚夫妇,合卺酒饮罢,还未许百年的誓约。

然后啊,鲜红的、腥臭的血水滴落...

2018-12-10

💃🏻哇,已经一年啦ww终于可以换置顶了🔝

坚守提问箱阵地^ ^ æ¥æé—®å§ï½ž

2018-12-07

春星

真希望有人吃啊!是很有趣的一对ww


黄生暮夜在马上。夜里雪很大,马相非凡。他本来是三十三个人,不是一个。他们无法骑马,只留一个太白楼上赋万古诗章的白袷年少,孤魂浮泛雪海,捉住马的白鬃。

如果用小说笔法来写,就是:鹿菲子梦马,时洪生在侧。马喘,汗雪,黄持马鬃,游雪林琼阙之间。马疲,蹴之,不觉梦醒。洪亦起,相对不一言,数帘外星。

马的嘶喘纷飞化雪,夺一口喉间热气。

冰雹的散弹嵌进肉里,他竟然是一个活的凡人。


而洪生的记忆画图难足。蓝衫沉重如北斗星的陨落,已覆盖那人肺叶贫弱的空洞。

星桥独立间,蓝色的阴影阔大如海。在黄仲则嶙峋的十指里,有一具诗歌...

2018-11-30

菊花

每年都跑去看菊花。本来就打算这周写菊花,可惜不太冷,没有那种设想里吃蟹粉捞饭也挽不回的萧索。

我出门时,看见紫苏叶变黄了,准确地说,变得枯黄。走在路上,金黄的银杏叶也开示落。它们黄的色泽和程度都不一样。人在世界上的时间或许比雁影还短,心可以去江海。在我的记忆中,江海是很小的时候一片荒芜的草场。兀立而无人的高台,当时便只有小孩子嬉玩的用途了。那一个短发裙装幼童的脚步轻轻浅浅,每一步都在清澈的浅水里。那水真凉,至今还提醒着我北方的秋天。


我这样看菊花也有好几年了。对漫不经心的人如我,必须要仔仔细细地看身边一草一木,捧起它大朵球状的花枝,任露水泄在手掌,才知道:这就是菊花、它...

2018-11-28

黄柑

前几天晚上,有人给我一个黄柑(用这句话开头,就像是“真好,朋友送我的一对珍珠鸟”(⁎⁍̴̛ᴗ⁍̴̛⁎))。圆圆脑袋,青黄绣裳,长得分明是桔子,皮却很难剥;尝了里面的瓤,人们纷纷说是橙子。

我说,据说柳子厚在柳州种黄柑二百棵,是不是那个黄柑?

她想了想,笑说,诶,就是那个黄柑。

我就特别开心。


但这种开心又说不出,只想到那个种树和写诗的柳生。

  æŸ³å·žåŸŽè¥¿åŒ—隅种柑树 
  æ‰‹ç§é»„柑二百株,春来新叶遍城隅。 
  æ–¹åŒæ¥šå®¢æ€œçš‡æ ‘,不学荆州利木奴。 
 ...
2018-11-21

若紫

给 @百鳥神思者 

大概只有初遇( ̄▽ ̄)


童女一节在物语中起名为若紫。

请吹开物语卷子上灿烂浮游的云母碎片,远山淡紫的烟岚在春夜的空气中展露无遗,清泉自山间流入我们的心胸,却未曾濡湿绘本的墨色。


人物随卷轴的推移而走动,垂着长发的童女自寺庙中走出,时而汲水,间或采花。清尘细草,自然是娇弱无比。而牙齿细巧洁白,从未染黑,倒别有清新秀澈之美。

而我们熟悉的那一位呢,中将之君正做窥探的姿势,一手合扇,另一手五指微收,衣上紫色从蟋蟀的啼鸣流淌出来。


童女遇见了陌生的公子。棣棠色外衣衬童女特有的娇艳,而她天赋与梦中相似的一...

2018-11-15

平生

千金剑,万言策;平生事,两蹉跎。

极度OOC!极度!不是BE,不是(。ì _ í。)


从前仙山上的弟子有两个。

大师兄特别厉害。小时候诵六甲,观百家;后来学击剑,读兵书。小师弟常常看他,特别钦佩,特别羡慕。真希望自己也能这么厉害。他出神地想。

山上松风如醉,黄鸟交鸣。碧溪白雪,浪花比少年人还要自由。大师兄舞剑的身影在岩石间缭乱,月光下白衣似白日皎洁。剑光三尺湛如秋水,剑意却纵横千里,浩然无穷。

小师弟未见过天下,却觉得所有天下人中,唯有他配着白衣。

小师弟捧着满怀的书,夜夜从溪涧松声里经过。他们常常分享彼此的喧嚣和静默。小...

2018-11-09

乌鹊

算是……魏王与太子的粮食向吧。还有子修啊,文烈啊,子丹啊,是文帝宗族之内的情分吧。

觉得最近文笔变烂了,可能是寒冷打击的降智debuff吧……对不起请稍忍一忍_(:з」∠)_

一切建立在虚构上:if短歌行是在譬如建安十三年的戏剧化的场景下被创作。


曹丕随他的父亲到战场上去。开始时他特别年轻,后来逐渐长大;他吟咏过草泽间残破的红缨,也曾怀抱一颗破损的头颅,细细拼凑它含笑的生貌。将令传来时他正恍惚,指尖摩挲它空洞的眼眶,想象也许曾有乌黑的眼睛。

无名的白骨,也许却是旧人。偶然闲步于新成白骨废墟的战场,清理骸骨时,他无端这么想。

官渡当年的柳树,想必是密叶流光...

2018-11-06

华亭

给 @洛川 ã€‚

不讨论太康之役后二陆具体去向。


陆云记得逐渐隐没的山色,与草木为等待鹤的巡游而颤动的枝梢。他们在故乡也曾有漫长的分离,而分离的缘起与始终也像鹤的来去一样,在心间为他播下失望的泥壤。

兄长的遥远和亲近是并生的,在江东和洛阳。陆云逐渐波澜宏阔的时间里,兄长的气息温热却难以追逐;而他总翻开往事的杂草,回望那个在华亭幽隐的,二十岁的陆机。神思还未回到那片霜白的天幕,却阻隔于庭前萋萋之草。

他们已经分别许久,而即将分别更久。


吴亡后,士衡在旧里读书十年,常见当地野鹤栖于门前。陆云记得画了明月的窗牖,寂寂寥寥的林间小径,以及书简里缓卧轻...

2018-10-29

遗佩

补:

昨天忘记了!

一篇尚丕的武侠AU

一篇文帝曹节的兄妹对话??

阿摩的大运河ww

and之前在b站缓存的《大国手》电影不小心删掉了。。生气!试着写一些吧~

大家好,

谢谢你们看我。我想说,

天气越来越冷了,写一点文章来烧吧ww

其实是我越来越忙了,想法很多,但没时间写;

现在把我想写的大概列出来!

(可能有没想到的!还会补的)

有想看的和我说,我试试看能不能先写

其他有很想看的,可以留言,我……尽量


我有一篇比较长的懿丕,比较魔幻吧,这个是一定写的,不过应该很难看。

曹丕视角的,魏太子和魏王,就“怀我圣考”咯,曹荀,隐群...

2018-10-24

建安

前文的一种变体。

范围涉及而不超过世有定论的三曹七子。

曾经想用柏拉图的《会饮篇》来写,嗯ಠ_ಠ会有的,会有的。


太和六年,陈王植在萧瑟北风中离去,鱼山的草木成为他最后的封土,此时曹魏王朝还在巍巍赫赫的初始,而距离声律论最为可信的发明者沈约的诞生还要等待二百零九年。曹植作为世所共知的最后一位建安的作家,其死亡也标志着在历史意义上终结的建安时代迎来文学意义上的终结。

回顾邺下作家群体的每一位成员,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为一场大疫吹干生命血色的陈徐应刘,还是在书信中悼念四人离去的文帝曹丕,没有一个人如当时人所期盼的那样在人间留下徘徊的魂影。毫无疑问,在反复的回忆中,曹植应怀...

2018-10-22
1 / 15 ▲

© ðŸŒ¸å¼ ç´«èŠ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