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

真·只有百字·段子,非常之烂。冥冥之中……总觉得有很多bug……而且六味帝皇丸的即视感挥之不去= =

阊阖,楚辞言为天门,有说为洛阳宫门。玉树,可作仙树解。


景帝少时,魏文帝尝置帝膝上,馈以葡萄佳果,真定甘梨。时宫中多植槐树,阊阖内外犹胜,风疏叶细,自作清音。文帝指而问曰:玉树青葱,迈寒涉暑,如司马子元否?帝对曰:雄赋甘泉陈玉树之有信,阊阖上通天衢,愿为陛下守之。文帝喜顾宣帝而笑曰:卿何处窃此佳儿!

嘉平间,或有言宫门武库事,语及文帝。帝不答,然意有恨者。

2018-06-16

莲影

——莲影如植。

他们非常相似,像魂与影交叠,红与白的芙蓉在后建安时代凋谢,既接吻又缠斗。 

注:【架空,植性转】本篇仍然符合我小时候对王子和公主必定是一对的误解。当然,可以看作童话。


首先请想象一方宫殿,我不记得它每一个曼妙的细节;只是黑色砖石与汉魏时的斗拱飞檐,它们总能在想象中结合得庄严,古朴而圣洁。然后想象汉末的州府划分中有一座曹州,因为汉代制度的遗存,我们可以钻这个空,说曹州是自成一国,且将诞生光寒天下的王者之剑。既然无人对此表示异议,它就这么存在着,直到有人发现它的存在悖于现实的记载。

曹州的牡丹是很美的,旧时相当有名。曹州仍留存古时培育楼台牡丹的秘...

2018-06-14

玉笔

千春谁与乐,唯有妾随君。


在一个白天,太子萧纲于湖滨遇上小他五岁的湘东王绎。这白天如万古轮转的每一个黑夜的接替,莲舟一低一昂,随波摇动,湘东王绎的半张脸遮在荷叶的翠盖下,像白昼与黑夜为这张脸镀上阴阳对峙的色彩。

莲舟鷁首一翘,衔住太子的衣角。萧绎仿佛从不需要沉眠,立即睁开眼睛。太子到我舟中做客,绎便不执君臣之礼了。

他俯身牵住衣角。你坐起来,我为你画一只眼睛。

萧绎说,我不想动。等等,用这一只。萧绎的手在袖间一探,擎出一支白玉镂管笔,毛色如新,而笔管莹润通透,滑腻如脂,可见时常玩赏,又可见并不使用。

萧绎虚递出这支笔,原物奉于故主。

他也不争,便坐下来。你怎么想起来带...

2018-06-12

悲笳

其实在这里化用陇头歌不是很合适……就像用了黄州快哉亭记也_(:з」∠)_


胡笳的声音总是很凄切的。

城下驻扎的胡人已经无法漠视断续的乐音。他们也生了双耳,也听见音乐。何况那本来是塞外的声调。在中夜萧条的旷野,他们离开军帐,仰望黑色的天幕。繁星很少,而月光很亮。过去他们总是对白色的月光唱歌。陇头流离水,呜咽群山下。高高山头树,叶落还故乡。

风吹草低的故土、朔风锈蚀的山川。寒冷透过毡裘,连幼童的皮肤也泛着斑驳的赤色,如红日堆积了白霜的每一轮沉重的升落。天气总是难以忍耐的寒凉,但故乡总是很好的。

刘琨的心里压着一些过去的时间。他无法忘怀的短促却璀璨的河流,在霜寒未至时盛开的绚烂...

2018-06-10

泰山

据冯至《仲尼之将丧》。


风烟俱净的澄明的晨,子贡趋向老师幽隐的住所。他心中的喜悦,仿佛久别的游子回归父母的窠巢。桥边细流的水声自胜野鸟的春喧,他希冀着获得一种早已预料的温淳教诲。

他路经此地,本来是想探看夫子的安居。然而,夫子同他离去时大不一样了。他说不上来——夫子仍然是夫子,但衰老竟然不肯饶恕这蕴藏着曾经勾画天地的智慧的额头。记忆中的夫子,流离中怀抱浑厚而不绝的光辉,像山川与人心的道德相互激发的运动,越是无声越是超迈宇宙浑浑默默的今与古。他怀疑时光是否堆叠在蓬蒿丛生的户牖,在他远离的行步里篡改了岁月。


夫子的易经在整理吗?夫子含笑摇头。他心里觉到一阵哀戚,您放弃了它,...

2018-06-09

皎日

白昼的神明发上镀满黄金,临浮云之巅,送别穿梭三界的信使;后者将赶往地下呜咽的河水,为苦楚的激流注入甘美的阳光。

福玻斯,你知道,黑暗让你珍珠的皇冠万分显耀。

他的得到的回答带有低回迂曲的傲慢,它,这属于白昼的光彩,暂且将为你驱遣。光束化作蕴含万钧神力的羽箭,和煦与肃杀统御于箭身金色的翎毛,仍像提洛岛上第一个宁静的初日。


神使舒张隐形的羽翼,谢绝这种馈赠。你知道什么比幽魂更快?它渴睡地奔向归宿,却比不上一个清灵的睡梦。我将渡过黄泉的黑壤,只需要梦寐般灵敏的轻。若拒绝这几支贵重的威势,我倒愿意再闻一闻天阶上玫瑰竟昼夜风吹的甜。

我们漫长的生命,见证过同一支玫瑰。它生长于缭绕仙宫的云间,...

2018-06-08

碧城

再次祝明天考试顺利~

本来是打算五月份之前完结的……所以结得很春_(:з」∠)_昨晚电脑坏了,找到这篇的存稿,遂……愤而更文😂 至于其他的文章,可能有一些存稿找不到,就没有办法(确实也很难去)复原了。

《蔗蜜》青冢 独凰 潇湘 碧城

“郁郁佳城,中有碧血,是耶非耶,化为蝴蝶。”


西陵夜来岑寂,凉秋空负,冢上青草。

曹丕提酒来见魏王。瀛洲玉膏,饮之可长生;百末旨酒,芳兰丛生,香气幽深而滞涩。

松柏如翠,星河流泻。 垄头寂寂无人,而他们安于等待,显然都在岁月中学会将时间妥帖安放。

短笛一声呜呜咽咽,坟上白纸散如花...

2018-06-06

敦盛

虽然本文看起来并不很祝福……不过,如果有姑娘要考试,祝你们好。期待在灵智的煎熬中吐露花果的芬芳,夜虽然长,已露初晨安详的紫色。哪有比这更好的幸福。

——于万军呼喝的波浪中取少年优美的首级;


且说源氏的将领熊谷直实于一之谷海滨取美少年的首级,他临死时的风姿真令人慨叹人生之无常怆痛;而此后少年随身的爱物被世人认出,这才知道是平氏中风雅出众、善吹笛曲的公子敦盛。据多年之后的传闻,敦盛卿的头颅又成了熊谷次郎发明佛心的契机,这真算得上世间可叹之事。好事着因之作歌伴舞,亦可称为风雅之事了。

世上凡有不信诸行之无常、人生之倥偬者,愿急往上京,见平敦盛之首级!...


2018-06-04

华表

是权丕啊,注意顺序。

有后续。

总觉得该脑洞的主旨是“养鹤,放鹤,买鹤,送鹤”。鹤鹤鹤鹤,我要学习一下仙鹤养殖技术。


江北迎来了一个使者。红色的使者,他的颜色在大江之南平凡得像一滴水;而在北国的宫廷,则迎接盘旋于玉阶之上百人凝滞的目光。

大魏的皇帝陛下,孙登说,我的父亲——吴王。请原谅臣在称呼上犯的错误。他继续列举江东的主人深挚的心意,或者说,称美南方物产的丰饶琳琅。

你带了鹤?辽东亦有。年轻的红衣使者回应文帝似有所指的挑剔。这才是吴王令小臣千里相送的鸿毛。此时阳光如均匀的丝线织入他的朝服,朱红色就像汉朝流火的夏季。


江东与您的国度风物不同...

2018-05-29

圆圈

人的宿命和自由意志,在理想的天空同时飞举。我死时,看它们交缠在一起。——摘自《曹丕语录》——每次读都让我想起那个灰暗的夏天。

感觉我越来越放飞啦。_对不起大家(*/ω\*)

我好想出一个大数学家经济学家或语言学家司马宣王系列,然而这些我一个都不懂_(:з」∠)

ps:换行可能对话并没有断 我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干= =

pps:引号是引用


他们在床上。

床者,安身之坐也,床的重点,即在于床本身,不在于是宫中或府中的床。即便我描写了床,诸君恐怕也是不关心的。

情欲像一痕流水。我特别希望听司马懿给他读诗,读荷马的史诗。

缪斯们,歌唱吧,女神!请...

2018-05-27

莓苔

偷闲读杜诗,说两个点。


《秋述》一文里杜先生自叙:

卧病长安旅次,多雨生鱼,青苔及榻。


你住着不好,但我们看着挺好。果然是生活和美的距离。我不是朝代粉,但我理解任何一个时代令人沉迷神往的美。它不在我眼前的柴米酱醋之中,即便是白骨千里,那时还有英雄。而且我思考的时候,总希望是握明珠敲金钗、狂歌纵酒的风流子,肯定不觉得自己是“抱子弃草间”的妇女。这也正常。只要它美,对我贫瘠的人生就算慰藉。

只要一下雨我就胸闷得难受,但有人问雨过河源隔座看美不美,我就点头如捣蒜说好好好美美美爱爱爱,就是要下雨才好,不然没有情调——李义山不愧是李义山。又说当年看到“溧阳公主年十四,清明暖后同...

2018-05-26
1 / 9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