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树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柳生。他带着斗笠,衣上挂满巴陵的雨,已经在暮春的湿意里抽出绿芽。他频敛的眉头依然像雾色朦胧的远山,紧抿的唇线写着永远不更改的意志。我想问问他的女儿官奴好不好,柳州的柑树结果了没有,可是看到他的眼睛的一刹那,我想起永贞年间的南风吹暖了马蹄和浅草,在临歧分袂时,我已经把一生一世的话都说尽了。而今这些只在梦里,我除了等待多年后整理遗稿外无可用心。他把盏的手、沉思的眼睛和慷慨的言辞都像昨日的映像一样清晰,就像两晋的笔记里说的一时似玉,谁知道这一辈子有这么多的寒江垂钓、手植黄柑和瘗骨他乡呢?柳州的棺木很牢固,可保百年,但毕竟是瘴疠之地,只有秋来九月的山峰像尖刀一样隔断思念的情绪。我站在山头,他的衣冠在柳州城外的丘垅里;可他走过云梦泽投诗吊天,与楚之骚客同游的时候,我又在哪里呢?

贾生与我在异代萧条,而他只是衣袍上长满了尨茸的青草。

人世的离合,人怎么说得清楚。

评论
热度 ( 77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