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秋柳》

秋柳(并序)

王士禛


昔江南王子,感落叶以兴悲;金城司马,攀长条而陨涕。仆本恨人,性多感慨。情寄杨柳,同《小雅》之仆夫,致托悲秋,望湘皋之远者。偶成四什,以示同人,为我和之,丁酉秋日,北渚亭书。 

秋来何处最销魂?残照西风白下门。他日差池春燕影,只今憔悴晚烟痕。愁生陌上黄骢曲,梦远江南乌夜村。莫听临风三弄笛,玉关哀怨总难论。 

娟娟凉露欲为霜,万缕千条拂玉塘。浦里青荷中妇镜,江干黄竹女儿箱。空怜板渚隋堤水,不见琅邪大道王。若过洛阳风景地,含情重问水丰坊。 

东风作絮糁春衣,太息萧条景物非。扶荔宫中花事尽,灵和殿里昔人稀。相逢南雁皆愁侣,好语西乌莫夜飞。往日风流问枚叔,梁园回首素心违。 

桃根桃叶镇相怜,眺尽平芜欲化烟。秋色向人犹旖旎,春闺曾与致缠绵。新愁帝子悲今日,旧事公孙忆往年。记否青门珠络鼓,松柏相映夕阳边。


我真喜欢这首诗。我写的那些文章也没有超出它的审美风格。

当你接触到美,首先感到一种惆怅;当你接触到崇高,首先感到一种恐惧。

读朱光潜的《谈美》,知道了这首诗。那时候我太naive,只知道唐诗宋词,原来世界上有这样的诗,又哀艳,又缠绵。而且说的是明亡的史事,同《哀江南》套曲一样烟水迷离。你没有作者的经历,读的就不是同一首诗。

我最近经常想这首诗。南朝当然离我们远了,南宋和南明亦然。但人常常感到痛苦和困惑。面对风刀霜剑,我这么软弱无力,我只能回忆柳树在春天的盛景。不断去回忆,不断地美化已经烟消云散的当年。

我也喜欢男儿到死心如铁,其实说的都是痛苦。辛弃疾有寒夜作响的金石般的意志,那些遗民也有,常令人凛然。但一个人爱故国,他的家族也爱吗?他能坚持去铭记,他的子孙多半也只是淡忘了。这是我学历史时感到最痛切的教训。

这组诗骈俪的气味是很浓的。典故虽然多,但有些话不能说,只得诉诸故事。复回忆过去的美好,数说今日的后悔。古时候有那么多人都为这种失去感到悲伤,他们都无能为力,我又能怎样呢?新愁帝子原来说的是曹丕,这真令人惊喜。秋色是这么丰艳,让人想起轻柔的、暖色的、绿的春。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