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陵

——永始台消失了。凭空消失,没有痕迹。

继续给你@阿蔗,如果我写得崩请稍加谅解啦。人物:郭后,左思。回忆里的人物:曹丕。出现的名字:曹叡,吴质。打算写女王的永始台,所以这个短故事以后可能不会更。


左思写《三都赋》时抑郁不平,他怀揣着自己制造了一个虚空的国度的秘密,极力忍耐着不在言语举止间透露一丝一毫。他交游的好友也只知道左太冲创作时期陷入痛苦的思索,喜怒无常,可见颇费苦思。

废旧的屋子里藏着一个宏伟的庭院,左太冲时常检查,确认它们相处和谐,不露形迹。这天他关上逐渐,窗外站着一个头发微白、神态紧张的妇人。她似乎被追赶,喘息不住,但言语平稳清晰。太冲先生,追兵将至,妾命如累卵,可否容妾暂避?

在想好拒绝她的措辞之前,左思首先好奇《三都赋》的作用,他已经不能再忍耐对自己宏丽的大赋作品的骄傲。请您快些。他拉开竹简。


很快,门外传来几声沉重的闷响。似乎隐隐有窥伺的空气流入,半残的烛火又眨了几眨。太冲神色不动,安然就寝,闭目假寐。漏下三更时,蜡炬彻底烧尽,月光追踪着几个潜伏的黑影逐渐远去。

出来吧。左太冲说。

妇人走出时,蓬乱的鬓发已经梳成平整的髻,身上藕色的粗布衣服洁净柔软。她道谢之后说,您的庭院是否安全?他们或许还会来。

那几个黑影?请告诉我他们的情形。

您知道这本书吧:《魏略》,听说在太康年间十分流行。《魏略》中的魏明帝派出几个死士,四处寻找文德郭皇后的遗踪。

明帝的死士……你是死士?

她说,不,我是被追杀的人。

那么她是文帝的皇后郭氏了。左思脱口而出,所以那些是真的?

哪些?她哂笑说,我还没说完。你可以相信,或者不相信。这是《魏略》里的死士。在元仲死后不久,我就不管人间的事了。不久前我又来到洛阳,知道了这本书,因为我时常遭受它的骚扰。

他踌躇地问:呃,你们……其他人,也受到叨扰吗?文德皇后说,不知道。生前熟悉的人,死后就分散了。我没有再见过。我倒要问问你,永始台还在吗?

左思正好对此有所研究:不在了。听罢,她忽然长叹道,这也是意料中的事。朝代改换而已,文皇帝也清楚。

左思这才逐渐相信文德皇后的身份。轮到他来解释,不,准确地说,是消失了。郭皇后疑惑的神情,显出一点类似于少女的质朴来。为什么?

我试图探究……可一无所获。这也许是时间的一个惊人的戏法。如果我知道,在进献大赋的同时,我可以让自己的才能得到更多的注视。皇后,您是史书上永始台的主人。我请您告诉我一些线索。

她慧黠一笑,如果我能在你的院子里种出瓜来。

没有女子能阻隔衰老,这是众人都知道的常识,而文德皇后的脸上细细的纹路虽然不明显,却不由得令他失望。一个建安时代的女性,不该这么现实地呈现在他眼前。当然别有一种高贵的女性,因岁月雕琢和自身的砥砺而找到优雅的秘方。她们的脸是风中锈蚀的沙雕,而姿态却愈年长愈宽和温婉。

关于文德皇后是否是后一种值得钦佩的女性,他后来得出了一个玄之又玄的答案。

一个女人是否年老、衰残、枯萎,要看她年少时铸造的城池是否坚固。她们年少时用砖瓦构建自己的堡垒,此后一生等待江海的征服。


郭女王在左思的卷轴里种瓜,除她之外,反正也没有别的住客。左思的园地也未曾多么丰美,因为郭皇后并不需要他赋里描绘的繁盛国都,只留下一片小小的瓜田和足以度日的茅屋。这让左思略感挫败,深觉他的才具连建安时代的贵女也不加重视。然而这年季夏夜露繁重的清晨,郭后把甜瓜放在左思的屋檐下。能种出甜如蜜糖的瓜,也权当是他这片土地的租税,这位皇后非但能自给自足,还给他带来夏天清冽的瓜果,真是非常美事。

秋去春来,左思打开卷轴,又跑到偏僻的瓜田里见郭皇后。文德皇后坐在甜瓜苍劲的藤和绿叶上,它们像一只小小的蒲团。她拨弄着膝上的琵琶。左太冲还来不及思考她如何在逃亡时藏住一把琵琶,就先找到了卷轴中美妙乐音的来源。郭后擅弹琵琶,这是太冲收集魏蜀吴三都资料时就知晓的细节。但卷轴中铮錝错落的乐音出自皇后的手,却都进了甜瓜滚圆的脑袋,他发誓今天之前从未想到。天啊,文德皇后,您怎么把如此仙音弹给这些甜瓜听!

郭女王手上不停,说,太冲先生,给你听,你能结瓜吗?

左思瞠目无言。他心里还藏着永始台的秘密,于是改换了另一种方式旁敲侧击。您能说一说文帝的旧事吗,这对我的写作很有帮助。

你若希望这篇大赋能解释你辞藻壮丽却坎壈不遇的命运,还不如安心在卷轴里雕刻三个绝世的国都。郭氏收好琵琶,我年少时流落异乡,如今也是寒苦的人,当然能知道你的顾虑。你的妹妹左棻今年还在宫中,文辞清华,才志广大,然而连独居的宫室也未必有。但是,我们的结局要等待命运。准确地说,命运做上天的事,人做自己的事。


除了作赋的灵感,她会带给自己更多东西。左思突然醒悟,您是怎么来的?文德皇后,您走到我破败的窗牖,总不是一个纯粹的巧合。

为什么,黄初之后的一年,我去见吴季重。这是不合法度的,我至今讶异自己曾经的大胆。吴质说,他作为一个帝王死去,你就要找一篇为帝王颂美的大赋才能见到他。

那个学汉朝人写大赋的人,他在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吴质沉默不答。文帝死后,他就很少和昔日熟识的人说话了。不久他就死去了,遭到一个恶谥。引得后人听他的第一个谥号丑侯,往往以为他真的面目如何丑陋。

那时我难以抑制,把心都哭干了。那时我才知道,我竟然是会流泪的,且无法停止。许昌城里的人对永始台暴涨的水都议论纷纷。但后来我不再急迫地等待,人生总是有事情可以做。如果他们不再来找我,我就去首阳山下种点东西。

您打算离开,什么时候?

也许要世人不相信《魏略》的时候。这样元仲也不受委屈,这个死去的朝代,也终于能得到安宁。


请您再留一段时间,等到那些死士确实不再回来。我不知道您是否安全。我还是希望知道永始台的消息。

她直截地回答:也许《魏略》胜利了,那时我变成一个狠毒邪恶的罪人。但我已经是亡魂,对自己在后人口中流传的结局并不关心。后来人不能看见前人的形影,即便受到蒙蔽,也与我无涉。永始台在或不在,都在我的心里。至于你们世人费心寻访的线索,你大可尽情猜测,但请不要告诉我。

太冲好像真的触摸到了一种奇异的感情。一个女子,对她的城池、她被爱和付出感情的明证,可以表达怎样悠长的追忆。

这时左太冲讲起一个当代的爱情故事。贾充的小女儿掀开帘幕,看见一个格外窈窕美貌的年轻人。她年少娇媚,而平生顺遂,对心上人自然是格外大胆。他们的在私情生发的圣地——后花园成就好事,韩寿的衣上渡满了贾午张扬的香泽。他觑了觑郭皇后,希望她能对这种浮艳的爱恋做出反驳。


琵琶安眠在皇后的腿上,她的手拢在细长的弦上,弹拨之间,似乎一生的珍爱都盛在臂弯中。她这双膝盖形态玲珑圆转,真是福泽深重。郭皇后陷入一种对当年的恍惚。那时她像个年长的姐姐,把她的丈夫拢在膝头。王母的碧桃花你已不再找寻,连同世外和尘俗的美。但我,你的女人,你的婢妾,就在你身体的外层。只等待一声柔情的召唤,我就要彻底进入你的内心,打开你上锁的门。而你若决定不开口,我仍然在这里。他忽然问:我让你等,你怪我吗?皇后说,天人发间的花最难攀折,这让我的选择更加明智。他说:你镇定的双眼是一种对我的安慰。

最开始也许是为了品尝西域的紫色佳果,他常常来看我跳舞。后来也许一生中在疾风暴雨里累积的细微的疲惫,总能在这个女人的乐音里得到应合。他在乱世里是我的归宿,在盛世里是我的爱情。如果那时我是太守的女儿,隔帘看年少的俊才,并不用因身份悬殊而悲切。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君非秋胡子,我岂苏秦妻。

他看到首阳的陵墓,很愉快地对我形容。死亡具有令人愉悦的力量。但我看出,从我遇见他开始,他确实非常疲惫。最后他的生命残存在我安放妥帖的裙摆上,一个眼眸纯挚性情热烈的幼童,一个散发着青春的美丽的翩翩公子,一个苍老的灵魂,我的丈夫和君主。远山长满绿色,长江的水不再流动。我已经老了,而永始台仍然坚固。他正在死去。

郭后对自己的命运不抱有过多的希冀,故而命运的馈赠被夺走时,她能像被爱着那时一样活下去。我受到他的庇护。可宫殿失去主人后,我要来遮挡风雨。她看着青翠的瓜藤,眼神却空而悠远。这我知道。但其实魏国对我的意义,就停在了那天。


太冲问起文德皇后未来的结局。

也许我会被《魏略》杀死,也许它的力量会先衰退,那我就到首阳去。我不知道,也不在乎。这本书很有趣。在里面,他们也是这样对文昭皇后的。现在的我,每一天与之前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时我还不懂,我有半辈子都不知道死亡是什么形状。而现在,完全的死亡对于我来说是可期待的、且令人愉悦的馈赠。清醒的时间或短或长,我可以待到最后的那一天。

说完这些,他们最后一次的会面就宣告结束。等夏天左思再来时,瓜田空荡荡的,好像从未有人居住的痕迹。


 


注:

《史记·萧相国世家》说秦破后东陵侯邵平在长安外种瓜,“瓜美,故世谓之东陵瓜”。

《白头吟》: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高启《答内寄》:落月入晓闺,相思不须啼。我非秋胡子,君岂苏秦妻。

“贾氏窥帘韩掾少。”一个虚妄美好的假设。

评论 ( 12 )
热度 ( 46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