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芝

最近收到了复试通过的好消息,终于不是失学儿童了,向大家表示感谢。不独这件事,正是您每一次对我鄙陋文字的阅读和其他用心留下的痕迹,成为拯救和激励我的甘露和灵药。当我被期待着、出于表达的热情而落笔时,我的世界也从晦暗一点点澄清。总之我已经不再像从前那么偏激、残忍地对待自己内心世界的造物了,面对我认为的可悲的命运,渐渐已经能保持一种较理性的控制。

顺便说说HE和BE吧。其实我的想法一直很乱,所以诸君看的时候可能会造成我觉得是挺好的结局但您未必觉得这样的问题。我算是悲观主义的信徒,很难相信一生的幸福。即使问一对世人称羡的夫妇,他们也不过是把最不堪和悲哀的片段埋葬于被遗忘的岁月中。这么说,一个短暂、艳烈的生命最让人喜爱,心若涌泉、逸若飘风,超乎尘俗之外,在人心上拨下不绝的回想。但那是他们啊,不是我这样的平庸人。我知道天上人召李长吉是对他早逝的一个诗意且善良的解释,可是他的才具,难道配不上天帝的垂青么。

我想最好是主角们在故事的结尾比他最痛苦的时候更有点希望,或者单纯地、感觉到一种别无所求的幸福感。这种愉悦全然来自意志的自由舒展。人物经历了他无法抗拒的命运,凭借意志达到了属于他个人的destiny。他需要选择,这填补和解释了他的人格。我反复想到过一个关于国破的片段。他看着同伴的眼睛,关于逝去祖国的凄惶和沉痛逐渐平静:我们都要死了,就在这南渡的江上。然后他们从容地死去。他们只是用死亡表达了反抗。刀砍东风,与我又能如何呢。

在可预见的未来里,在现在的我的世界里,我大概要铺满坚贞热烈的血、折足的鹤,画上蔚蓝的、只对爱情敞开的情欲。大声对海浪和死亡的阴影疾呼:

啊,浪漫主义,我是你永远的臣仆!

我最害怕金锁记里曹七巧那样的故事。她的手逐渐细瘦,心却因蒙尘而厚重。 ä½†æˆ‘对人生的感觉一直停留在张爱玲和鲁迅的文本里。我总是忘不了我这样的小人物,对命运无能为力、平庸的结局早可以预期。如果我现在干净清明,那我会陨落、蒙尘,并忘记我年少时痛苦皱缩的脸。那时我只是一个无聊的灵魂而已,并不是谁的女儿、妻子和母亲。

唔,就这样吧,在我不再写之前尽量写点东西。希望那一天永远不要来。不过也是年轻人枉自伤春悲秋,真走到了那一步感受也许就不同了(但也可能是后来作人妻人母的我谋杀了现在的我呀)

之前闹了乌龙,记错了论文交稿时间= =更新还是会慢些,抱歉。


评论 ( 32 )
热度 ( 26 )

© ðŸŒ¸å¼ ç´«èŠ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