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历史的兴趣是长江万里东入海的磅礴浩瀚,对文学的兴趣是上溯青海黄河之源,泛舟星宿,可惜天人连一枝花也不肯赠我,只得沉于淤泥。

董狐左丘古之良史,自不必说了。历史对我,像是一种宗教。念及我所做所想,历史能够看见,冥冥中自有一双公辨曲直的眼,使人不得不淑慎其身,不得不悚惧惶恐。

咏史时大家一起批判江表诸朝,所以六朝怀古最好。话说回来,何以一提起江北就是陇水呜咽,遥望秦川,快马健儿,繁星飒沓;一说起江南,就非得荡妇秋思,高楼伤情,妖童媛女,泛舟心许呢?

唐人的朝代,不能说不做了选择的。机云入洛,庾信仕北,不知心里几多言语。如果讽刺是喜剧的目的,那么陈承祚是个彻头彻尾的喜剧人物。

至于杜甫,我当然不爱君主制,可我就是爱他每饭不忘君王啊。


还是写错了好几个字_(:з」∠)_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