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

大江沙渚,风波不动。洲头遍植绿树,犹江左全盛之日,兵甲整肃,楼船巍峨。

陆云善笑。在初到洛阳时,他的笑是拿过奖的。

张华品藻人物,称其红蕖覆罗,绿绮清波,鲜妍可爱。其兄士衡则慷慨郁烈,兀傲昂藏。


王濬楼船,江表王气,二陆入洛。

吴主降前把王气分给几个臣子。机云二人偶然得到龙的骊珠。

哥哥,陆云问他,我们怎么办?

他们当然做不了复国的晋君,报不了九世之仇。陆机说,如果不能摆脱,就永远守护它。谁也无法撼动江表的衣冠人物。洛阳人必须知道,我们的国家会以一种高贵的姿态俯就于这片新生的蓝天之下,成为它的鹤氅和华簪。


临刑之时,陆云的哥哥含恨无穷。鹤来华表雪,鹤去故国月。华亭鹤唳,鹤唳华亭。一旦绝响,岂可复闻。

兄长一生心气,他岂不知晓。既然不见大江沙渚,千里莼莲,未若说些无用的话,聊慰斧质之痛。

陆云安慰他,世上人都知道我们是祖父和父亲的子孙。我们临刑的风范,就是江表的气概。生死之际,何不含笑受之?


他爱笑的眼睛流出泪来。

他的头掉下来。江河不语,江河奔流。

骊珠浮在江上,飘向东方的汪洋。


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

评论 ( 3 )
热度 ( 62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