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城

有没有姑娘喜欢杨广呀?想写阿摩(上麻下女,打不出来= =)……有空再写……比如夏天……先放一个片段。不过阿摩(就这么叫了吧)有没有什么特别带感的西皮哇……没有就写无CP了。


开皇八年,太子勇的笑容满含着骄矜的冰雪,在初日的高照下熠熠闪耀。杨广忧郁而细瘦的身影在柳条的吹拂里,像一个稚嫩的少年,适合玉树与后庭的歌曲。而此刻这朵引人垂涕的哀伤的红芳长在银白色的盔甲中,扩张它细弱的枝条,有朝一日吞吐大江。

破陈的隋军像千里黄尘,等到长江的流水洗刷了连夜的血痕,只剩磅礴的水汽与旧王朝的宫殿无言相对,潮水与星辉在二十岁的统帅心头沸腾。

原来这是芜城。他不可抑制地感到被吸引。西都公子,南国佳人,清歌皓齿,玉貌绛唇。珊瑚碧树,宝钏珠簪,龙涎开妆镜,凤纸写相思。纵然已经落幕,已经荒芜,这不重要。它的毁灭让优美加倍延长。


柳枝如万缕黄金,离开杨广的身体时他的神色蓦地闪过一阵空茫,却并没有被太子察觉。杨素对这个年轻的皇子产生了大胆的图谋,他的野心需要一个流着隋朝血脉的代言,况且他们对南方的国度都抱有或者即将抱有一种错位的迷恋。他在战船上横渡长江的姿态被誉为江水的神明,来自南朝的恐惧的赞叹混合着靡靡的悲歌,织成一条时间的锦缎,他好像真的坐在和柔的春风里,回到无法忘怀的少年时代。

新婚之夜,萧妃却扇,红烛燃尽,她在丈夫相握手中触摸到一股妖冶的风流,而皇子的脸转过来,夕阳明灭,乱流横斜,春江花月,一时生辉。她似乎看到只在口耳流传中存在的梁朝,她似乎迈入一个全新的帝国。

宣华夫人手上的伤痕犹如蔷薇盛开的花枝。这一生,陛下、太子、晋王,您认错了。陈朝香烟扇影下的孔雀并不是我。不过也无所谓,就这样下去吧。

他的脖颈天生适合一条华美的玉带,生命的落幕也采取这种急促而缓慢的方式。在他阖目的瞬间,遮天蔽日的琼花从江都城凋落,为历史荡涤一片新的天空。而雷塘淤积千年的潮水中,巧笑与细腰都逐渐腐烂。艳冶与聪辨,如今只剩两颗牙齿。


应该就是这个片段的文风ww

“咀五色之灵芝,香生九窍;咽三危之瑞露,春动七情。”

评论 ( 24 )
热度 ( 45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