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中心】海望/平原如此

所有标题,都是,乱起的

文笔奇差,无比,辣眼睛

一时脑洞,可能不会填  ╮(╯﹏╰)╭

其实根本没有写过文还说啥大长篇啊


——“照这位公子的相貌看来,应该当一国之王,登至尊之位。然而若果如此,深恐国家发生变乱,己身遭逢忧患。若是当朝廷柱石,辅佐天下政治呢,则又与相貌不合。”


        大纲 

汉土架空 东瀛平安朝设定 

皇帝或许旬君 

假如说是大长篇的话,朵兄可以是总数落弟弟的傲娇东宫,山下就是头中将的样子,或者少小家逢大难寄居光君府邸的家臣,对他像眼珠子一样爱护,不离不弃常伴左右。总之,此二人都是总角之宴,言笑晏晏。少年轻许白头。

长篇就不忍心BE了~~或者写成游戏的模式 

 

先来讨论BE, 

朵哥1.要么沉海里玉碎;2.要么云游西域,抛家傍路,一赴绝国;3.自海中另有仙缘,前尘尽忘,或者最后帮忙招个魂聚个魄。 

山下嘛,1.炮灰点就当时刺杀或战死;2.要么患难与共,扮演替死的谢阿蛮,替死不成可以鹤发凄凉开元叟;3.要么孤守海盗,负隅顽抗,天涯分隔,鱼雁不通,虽多方营救终天涯永隔,成为顽强的残余势力,奉天皇为正朔(诶,将军幕府么)。

旬君,嗯,1.为了光君折在女御和左大臣的阴谋里(这样好像就成了支线,光君重复源氏物语?√);2.光君被俘时被不堪凌辱的小皇子捅死,光君“乱政”被诛(我为何想起吴起= =);3.或者最老套的,枯坐高塔抱着白玉雕追忆终身。

再思考一下NE,源氏还是那个风流的源氏,但多了沉默守护的头中将,在朝堂上吹毛求疵却一直抵抗朝中压力不忍心把弟弟流放须磨的天皇,凭邻国遣唐使刚刚踏上汉土时的惊鸿一瞥,建立中原与东瀛数十年游戏交流往来的帝王。

HE比较难╮(╯_╰)╭,我想想。和平的话,无非是兄友弟恭,棠棣之华;出将入相,互为腹心;一世为臣,渭北江东。灭国的话,应该是游仙避世;共图割据;虽然被俘,但安抚故臣遗民,此心安处是吾乡。

肉会有的,虐会有的,糖会有的,如果能写。 

那么问题来了:1.私设太多;2.游戏模式不好掌握;3.中日两国交流,行文会不会太违和?4.矫情幼稚文艺腔 

那么多存一点矫情:曾为梅花醉如泥-红衣 

 

        总计结局: 

        和平线: 

    旬君: 

BE1.质子-满村听说蔡中郎; 

NE1.遣唐使-曾是惊鸿照影。 

HE1.一世君臣-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朵哥: 

BE1.朝堂凶险而疏远-渐行渐远渐无书; 

NE1.朱雀帝:十六岁后,纵然再亲密,我们之间仍横着一柄利刃。 

HE1.兄友弟恭-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蜜汁色气)。 

    山下: 

BE1.世俗压力而疏离-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NE1.头中将沉默的守护-这是我们最近的距离,也是最遥远的——“欲采苹花不自由。” 

HE1.腹心-。- 

        战争线: 

    旬君: 

BE2.被捅死-同归青史; 

BE3.白玉雕-为君扶病上高台; 

HE1.用极高的自尊和道德感力挽狂澜的亡国之臣and宽和多惠泽的君主-此心安处是吾乡 

    朵哥: 

BE2.沉船-千里东风一梦遥; 

BE3.西游-送君南浦,伤如之何; 

BE4.仙缘-故人不用赋招魂。 

HE1.游仙避世-华阴上士,服食还山。暂游万里,少别千年。 

    山下: 

BE2.战死; 

BE3.替死-剩凄凉,鹤发开元叟; 

BE4.霸业-夜深忽梦少年事。 

HE1.复国-英雄乘时务割据 

 

 

            片段

    【光君】 

在樱花凋谢后的几天,我比以往更想念我的母亲。 

 

    【旬君线·情诗】 

那位女公子十分悲戚,低声吟道:“正是君所言‘妾若不幸归泉壤,料君无缘扫墓来。’”这原本是光君与山下调笑时信口所言,却处于纯挚哀婉,颇揣摩了一番女子的幽怨之情。

源氏公子微睨他一眼,带了点笑:“那么,在下这份恋慕之情,烧的野火,荒芜的草,在汉土,该怎么说呢?”“你可以说,‘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真是奇妙。那我就说——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旬君线·水火·玉雕】 

骤雨层层隔开世间喧嚣,亭建于危崖之上,烈风不时吹息。 

在王的琉璃花瓣黄金盏里,盛着一颗眉目低垂的白玉美人头。 

只有纱幔旁对坐的铜雀,认得这是二十年前的源氏皇子。梁间进出的双燕,见证帝王的追思。 

  

上阳宫有白发宫人陈氏,她曾在显庆二年奉诏入塔,只隐约记得烈火侵蚀的鲜活头颅。 

这位曾经备受宠幸的皇子如今一无所有,只剩乌黑长发,藕色衣衫。 

“这位姬君,请告诉你的皇帝,我将在这里结束生命。 

火里与水里,我总要选一个去处。 

从扶桑渡海的三个月,我已看尽了湛蓝的水,请让我到从没有触摸过的火里去吧。像您一样光明炽烈的火焰。” 

“如果我乘着遣唐使的大船,像飞鸟时代的圣德太子一样,去朝见上国的君主,你一定会把典籍、丝绸和种子赐予我的国家,给我终此一生的册封和护持。而我,只会在临终时向您请求,请求在香烟缭绕的庙堂,让我的排位侍奉在您的右侧。”

  

耳鬓厮磨湮灭在如刀冷硬的史笔里。 

 

    【山下线·落花开元·吹气】 

“你还在等什么?”东宫问。 

“我在等一口气。”我欠他一口气。十一年前,他行元服礼,穿滟艳的朱红色,戴乌帽子,朝我右耳吹了一口气,温温热热,樱花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后来,红色就淡了,旧了,晕开了,只有樱花雪在下,一直一直,密集的粉色花朵🌺已经把我埋没了。

活着,安身立命,事不过一口气之间。 

 

    【朵哥线·棠棣海上·十六岁的约定?】 

登楼一望,唯见远树含烟;平原如此,不知道路几千。


评论
热度 ( 18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