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西南风亦难长逝入君怀

“子桓典论,绝口不及陈思;临淄书尺,只语无关文帝。”未为确论。孰不闻《与锺大理书》,竟忘“永弃万国,云往雨绝”耶?

读《丰饶之海》有脑洞。或许陈思只是在书尺里看见了文帝呢?他登上首阳,只有薇蕨浅浅铺在泥土里。江山胜迹,生死欢哀,雨打苍苔。

他问自己:我的文章会与腐草同朽吗?

 

南朝烟水,秣陵留风。池馆风月,酣宴赋诗,文帝若是众人口中清通英特的宁馨,又成了坐拥梵铃经卷的沙门。江表无事五十年,他听过“陈王八斗才”的典故吧,他见过官渡的柳么,他会不会遥想纷纷落雪的午夜的邺都呢?

 

“永弃万国,云往雨绝”这八个字,我把它写下来,为我自己伤心。为什么要让我感受到这种虐w(゚Д゚)w

比爱欲更美好的是思慕之情,我喜欢他们在轮回中的错过、否认和怀疑。陈王此生萧索,而文帝,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出于私心爱慕,只能先这样设定。



评论 ( 3 )
热度 ( 40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