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圈

人的宿命和自由意志,在理想的天空同时飞举。我死时,看它们交缠在一起。——摘自《曹丕语录》——每次读都让我想起那个灰暗的夏天。

感觉我越来越放飞啦。_对不起大家(*/ω\*)

我好想出一个大数学家经济学家或语言学家司马宣王系列,然而这些我一个都不懂_(:з」∠)

ps:换行可能对话并没有断 æˆ‘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干= =

pps:引号是引用


他们在床上。

床者,安身之坐也,床的重点,即在于床本身,不在于是宫中或府中的床。即便我描写了床,诸君恐怕也是不关心的。

情欲像一痕流水。我特别希望听司马懿给他读诗,读荷马的史诗。

缪斯们,歌唱吧,女神!请歌唱阿开亚的英雄撼动大地的愤怒!然后他们摇摆在海浪上。

对不起,其实是这样。

情欲烧沸时像火锅。先下牛肉片再加土豆片,蘸芝麻酱、葱花和醋,有的地方还可以吃冰粉。

你的床为什么不是圆形?司马懿说,我凭什么要睡圆形的床?

方形太硬,睡着很累。曹丕催促,你会画,画一个呀。

铺上波斯地毯,摆上鲜果干花。鲜者葡萄朱李,干者迷迭香草。是不是要这样?我费尽心机维护一个百年不破的幻境,等您一时的回顾。他的臣子说,想得真美,大魏皇帝至尊陛下。


看来,你只有在那时候才对我好。魏帝耸肩,你是不是在暗示我,说我心眼子有针尖尖那么小,就是说有须弥山那么大咯。曹丕回应他质疑的眼神,难道不对?你看我的洛阳。建造时,我就预言了它永恒不坠的美。

洛阳有豆青色的城墙,其实我只算到了一百年。我要做成湛蓝的釉色。让人感到无端忧伤,如同被海浪侵蚀的砂砾。池水长满水蓝色的灵草,窈窕纤巧,在秋风里柔弱无依。

司马懿却说,但是臣勘察了砖墙的纹理,能矗立一千年。

曹丕有点后悔,那我也该烧一块砖,别的工匠都可以勒自己的名字。我写,此为曹丕曹子桓所造,良材美质,可保百年。一千年后,那些新时代的人在奇形怪状的建筑物掩埋之下,找到古时的废墟,啊呀,他们惊叹说,这可是,是——魏文传世之宝。 äººä»¬ä¸ç”¨çœ‹æˆ‘的文字,也可以不看我的时代,但是,绝不会否认一个有形的实体。


新时代的君主感到一种末世的迷惘。他坐在高台沸腾的风里,低声叹息说,

舜和禹的故事,我也许见证过。他的臣子也从善如流地放任喟叹。

后来人把汉魏的禅让称为难得的典范,却并不想效仿他的叹息。


司马懿卷着曹丕右手的食指,弯过来折过去,温热的风在他心里逐渐止歇。

子桓,我想听你的洛阳。

曹丕说,不要城墙,其他的,我还没想好。人们进出往来,都要回答一个谜语。

进城的时候,兵卒就问:什么是文章?文章是一堆废纸。

出城的时候,必须反过来:什么是废纸?是隐藏在人间的不朽。

你现在告诉我?

曹丕说,你是我的老师啊,要加大难度。

比如说?

什么是爱情?

什么是誓言?曹丕贴近他的耳廓,声音带着汗湿的潮热,是一堆污浊的月光。

是废弃的夕阳。司马懿了然道,你只是在排比。那么,永恒是故国的旗帜从城墙上飘零。

而我们躺在棺椁里。曹丕说,就像躺在床上。

然后他们又拉灯了。


这世界上有几种床。皇帝命令铸造的,自然就有的,以及有人睡的。

讲道理,大家都是陪太子哦不五官中郎将读书,有的人真是不得了,读着读着非但登堂入室,还跑到床上去安寝。 ä¸–上有这样的道理吗?

那也没办法呀。司马仲达声音清晰响亮,在床上给太子读书,结合每次具体的行动,和风脉脉,春雨霏霏,林间花媚,园鸟啼转,是非常惬意的。读《九章算术》,什么“重有分者,同而通之”“令径自乘为方幂四百寸,与圆幂相折”,太子说不好,想听你们家传的《汉书》;于是又读《货殖传》,太子这个人,事情比较多,听着听着就饿了;于是又说不想听《汉书》,那好,他就翻开《伊利亚特》,读到最后一卷,“就这样,特洛伊人礼葬了赫克托耳,驯马的英壮。”这诗真是心催骨折,肝肠涂地,尤其是这时候读——大家都陷入一种因满足而滋生的空茫。太子纠结了死人该在眼睛上放金币,还是该在口中含玉蝉的选择,只好说,这挽歌非得海伦来念:我悲悼我的死亡,


也为你艰厄的命运。


曹丕真觉得睡魔像两块金币,冰冷冷地贴上他不加防备的眼睛。

曹丕坠入梦境。


世人提起文皇帝,他是谁呀?我不知道。

“丹霞蔽日,采虹垂天;古来有之,嗟我何言。”

我们在一片富庶的原野上,不知道国家和天下的纪年。

“谷水潺潺,木落翩翩;古来有之,嗟我何言。”

我们在连日的酣战里,不知道政治的变化。

“孤禽失群,悲鸣云间;古来有之,嗟我何言。”

我们虽是武人,倒是会唱些诗。

“月盈则冲,华不再繁;古来有之,嗟我何言。”


曹丕很生气,这几个人在他梦中唱歌,真的很烦。你们TM是不是只会唱这一首?!你们出来当官,都不念小学吗?!

回头却是熟人的脸。为什么是这三个,不是其他人呢?因为失去是一种永恒的状态,无论回忆拉起的是谁,注定都要回归失落。

其实他在生气之前,就想好了要装作很生气。

曹昂说,阿丕,谢谢你为我留下红色的骏马。他的快马踏过初春柔靡的细草。他走到云间,牵着缰绳。作为黄泉碧落久寻而不得的嘉宾,他在梦中地位超然,像一泓英姿勃发的光。

夏侯尚说,你别管他。曹休说,你别这么说他。他们心领神会地对视一眼,意味却完全变了。他们的眼睛逐渐染上深沉的风雨,在皇帝的梦境里同时领受到一种不符合时代的悲哀。高岗的风雨激烈起来,这个姓氏的光芒即将沦落。

而皇帝本人并不知晓这个语言。他心里其实特别开心,却不想形诸于表情。喜愠在心里变色,就像冷热交替易感冒的道理,他打了个喷嚏。

然后他咳嗽起来。


先生,咳,我们总是不一样的。我们,咳,我和你,咳,和其他人。

十岁时我的兄长死了,那时我觉得自己应该死去;后来我的父亲死了,我觉得自己也要死去。可是我并没有死,那我就会长命百岁。

他确实担心天子的病。希望天子能好起来,他试图继续想:我愿意——


他的思考没有继续。他发现自己在梦里。

幼年曹丕呜咽着说,先生,许昌的门塌了。我想造一个世上最美的皇都。世上事都不如我意。

他是那个哭着的孩子,哭他不懂却触摸到的人世凄凉,哭他见过的死亡,哭心里烧灼的火焰。

江水虽广,一苇可航。您知道的。他徒劳地安慰着。司马懿搂住哭泣的幼童,却担心铠甲刺痛他稚嫩的皮肤。不可以,我要你画一只船。曹丕的脸变得秀媚非常,他说,朕把天子托付给你,就像先帝一样。兰卿,来,这是你的辅臣。幼童依言抱住他的脖颈。这时他终于想起人的脖颈都是圆的,一个人只要足够老,就会有很多人要搂抱他的脖颈。而如果这个人的地位足够高,就只有天子敢这么做。这规律似乎是,到了一定的地位,就有皇帝来搂你的脖子。根据皇帝的禀赋才能,有的会给你箍一个金灿灿的项圈,有的只能以手臂环绕一句注定虚无的誓言。项圈贵重坚固,你要战战兢兢地叩头谢恩,并恭顺地展示给天下人看;誓言轻浮无力,你可以在一声叹息的时间里忘怀。

洛阳是什么?是一个大圈。

皇宫是什么?是一个小圈。

我想你呀,到圈中来吧。

这,臣不能。

人不来,心也不来吗?


说到这里,他梦见曹丕五指成爪,抵在他的胸口。他恐惧地发现胸口空无一物。曹丕说,我试试看,你这个跳得比我的响。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我觉得你能活很久,很久很久。 

司马懿说,我跟你换。曹丕说,不,你守着它吧。他又说,我喜欢别人给我画圆,不喜欢自己画。

他睁开眼,曹丕五指成抓,抵在他的胸口,一圈一圈地画。人生寄居在方寸之中,就像一个循环,他的双眼带着睡梦中晕染的薄红,低声吟道,古来有之,嗟我何言。

他们从梦境中醒转,约定保留彼此的梦。

后来曹丕没有再说过床的问题,他也许习惯了。


这次的床要用来长睡,曹丕就选得很用心了。

要我为您画吗?皇帝的臣子主动请缨。而皇帝却又拒绝说,最美的一个圆圈,你留着画给你自己。他不想继续使用圆形。

床是方是圆很重要吗?不重要。不,重要。如果是圆的,中心就只能睡一个人。如果是方的,就得睡两个人,左边一个,右边一个,需要担心对称的问题。从无到有,真是二进制的奇迹。

司马懿为什么善于画圆,因为他作了文学掾。曹丕为曲线的优美所倾倒。

人类的事业像一个着火的圆圈。他第一次认识的年轻人,用黑色的笔墨模拟了魂灵倾倒、焦渴和死亡的形态。他把头探入圆圈,感觉到时间黏腻地流动,缓缓贴在脸颊上。

在受禅后的七年里,他有时会沉溺于当年就无法排遣的悲戚。文帝在这莫名的悲戚中说,我会躺在虚无的黑暗里,对你告别说,我度过了美好的一生。

你……我没有办法。一个人只能驯服他自己。


司马懿不是一个驯服的人。他谨慎、敏捷而且不惧怕爱情。他用心跳动的节拍记录人世流转的规律,如果捕捉到希望,他可以怀揣着幸福,长而远地活下去;如果希望已经离他远去,他可以长而远地活下去。明达的智者善于处理情绪,莫逆的知己能托付生死。而君臣互相应许一个圆满的江山。

他一生做了很多重要的事,与曹丕有关的是两件。凑巧的是,两件事都用了他不为外人所知的绘画才能。第一件是做文学掾是与曹丕说江山的形状,他在风中画出一个白色的光圈,曹丕运墨,添上远山和城池;第二件是建安二十五年,他为曹丕隔离出一个无人的空间,众人只听见太子的哀哭;曹丕抱筝走出,那时他看见新生的白发。

仔细想来,除了耳鬓厮磨,曹丕还是他的解人。他一生被称许的兵法和谋算魏国和外国人都知道,而曹丕像欣赏一句绝妙好诗那样,期待他绘画的才能。

旧时床笫和唇齿的爱情不为外人所知,但他还是能说,他最终的选择,是一生中最重要的君主。

他似乎并不畏惧,向他当初迈向五官中郎将探寻、骄矜且掩盖了喜悦的眼光那样。我的文辞之臣中,将要有一位精于数理和谋算。曹丕几乎下一秒就要说,你是那个画圆的人?

如果再有一次,他会这么回答。我是不是,您心里不知道么?曹丕的欣喜像断弦一样崩塌,言语阻滞时难以掩饰的羞赧。看来不是,曹丕语气有点冲,懊恼地跺足说,这都能认错啊。


用手点在虚空,司马懿画出另一个圆,在首阳山侧,距离不远不近,他早就算过了。

评论 ( 37 )
热度 ( 65 )

© ðŸŒ¸å¼ ç´«èŠ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