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日

白昼的神明发上镀满黄金,临浮云之巅,送别穿梭三界的信使;后者将赶往地下呜咽的河水,为苦楚的激流注入甘美的阳光。

福玻斯,你知道,黑暗让你珍珠的皇冠万分显耀。

他的得到的回答带有低回迂曲的傲慢,它,这属于白昼的光彩,暂且将为你驱遣。光束化作蕴含万钧神力的羽箭,和煦与肃杀统御于箭身金色的翎毛,仍像提洛岛上第一个宁静的初日。


神使舒张隐形的羽翼,谢绝这种馈赠。你知道什么比幽魂更快?它渴睡地奔向归宿,却比不上一个清灵的睡梦。我将渡过黄泉的黑壤,只需要梦寐般灵敏的轻。若拒绝这几支贵重的威势,我倒愿意再闻一闻天阶上玫瑰竟昼夜风吹的甜。

我们漫长的生命,见证过同一支玫瑰。它生长于缭绕仙宫的云间,受你光照及雨露的滋养。我听说太阳以鲜艳的血色迎接你生命的降临。那时仙宫的神明仰视朝日缓慢而宏大的攀援,心中期待人类会怎样颂赞这一个静默的白天。


光明神的笑容如稀薄的将散的晨曦。他的微笑含有恒星的热度,无法在人类的土地上全数施展。你迈上最后一极塔尔塔罗斯的台阶,那时优美的智慧重回三界生灵的眼睛,你心中清洁的钻石折射太阳的光芒,将见到朝日以无穷浓挚的红色,吟唱一段与崇山争高的史诗。

天空与海洋穿戴闪耀的金装,迎接太阳马车灼热的印痕。

评论 ( 15 )
热度 ( 40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