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

尬写。感觉很苦手啊。点名出现了的是文帝和宣王。嗯。

宣王心中有一道门。他推开,有时候是文皇帝的脸,而有时候是相似的另一张脸。最后一次,他本来期待着一个曹姓且故去的君主,任何一位,已归尘土而重现于此夜的梦幻中。

这扇门是湖蓝色,比蔚蓝要华贵,而沉着。但仍然浮动着一丝甜美的期许,太天真,注定无法久存。门上金属的花朵雕镂了全部空白,以致其本色亦不清明。

门后的人似乎与他经历了一般漫长的静止。他的长子,司马子元。当然是他,怎么会是别人。他们安享平淡的静默,等候长夜溃败于黎明曙色。筹谋划策之后,他们封闭各自的心海。

父亲的形影消隐,景王独自审视他的命运。他也推开这道门,空无一物,只有呼啸的风声。他并不在乎,对于已经找到答案的人,看每一件事都像是未来对他露出的含有默许之之意义的神秘微笑。有人教会他一条光辉而孤独的前路。他少年时代的记忆已不甚清晰,或者说言语与书简容易被铭记,而感受无法回溯。有时那是一个人,有时那一个人复合了许多的、过去的仍颤动着武勇和智略的灵魂。是啊,就是早已死去的、开创时代的人。他们对世界做出了改变,而改变需要更新的改变,未来的每一岁纪年需要更新的名字。这是一段隐秘的旨意,与其说来自于天子,毋宁说是天子仍需仰望叩拜为之喜悦震悚的无尽的苍天。它流淌神圣而宏大的明黄,连文皇帝自己都不知道。可是他说出来了,而他听见了,每一个字、略无波澜的语气,转折里愉悦的叹息。不像他的父亲,文皇帝会说一些无心的话。他天生喜欢创作美好的语言,并不畏一句不详的话语会被当做世界改换的前奏,这点亦不像先帝。而语言与军队一样,拥有震慑的力量。可是,他和曹魏的另外两任君主,曾盘踞于天空乌青的夜色中,像一幕紫色而堂皇的星宿之流。那时天很寒冷,而人却总觉得寒冷是很好的。天气会变暖,或者一直冷下去,但总不会维持过去的温度。他很少询问幽冥,向那个过去岁月复合的人探寻答案,素衣或者冕服、戴冠和散发的王者——扫清天下的、开创时代的,或者安定疆土的人,他知道未来会如此么?因为他知道答案,君王不知道,死去的人都不知道,而世界已经变化。现在耀扬于朝堂宗庙之上的人不过只是即将被冲刷干净的血痕。甲兵一放,覆水难收。大江之流,星宿皆陨。过去的都不会停留;而被选择的,注定是某些生来就注定被选择的人。为什么有人走到荆棘丛中?因为他看到了希望,因为他的野心烧灼,他只能走这一条路。他早已知道不能回头。他还是要走。他必须到尽头,尽管这尽头被宣称或证明无意义;或者去做天地间腐朽的尘埃,与即将死去的人一样可悲。人必将归于尘埃,而尚能呼吸的生者却有拨动烽火的手指。灼伤或者焚尽,不在于他的决断。他只是凝视这火焰,用他的眼睛。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