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紫色芝草🌱和蓝色鲸鱼🐳的问卷!

来源网络,未找到原地址,侵删。

 @朱否  @张紫芝。 


Q1 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吧

绿:朱否,阿绿。南极常驻民,吞刀党,悲剧党,大美人攻爱好者,喜欢看美人流血又流泪(趁机卖安利

紫:从事实来看,我就是冷圈常驻,虽然会用“我洛太学僧”自我安慰= =又从事实来看,我喜欢性格比较鲜明的人,最好诗写得好。总觉得自己似乎有隐性发刀的恶习,但我觉(狡)得(辩)情感有爱有恨有波澜比较有滋味喏。虽然以前看文主受多,但我现在好像没有什么执念(反正我又不开车……嘛(混乱地狡辩



Q2 对方在你心目中是什么样子的?用20字内来表达一下

绿:没有见过,所以我是根据文字得出的一个想象中的形象,或者是感觉吧大概是“繁枝纷纷落,嫩蕊细细开,芳艳重重的花城。”

紫:因为听阿绿说过棒球衣,有时候会脑补出清甜而流动的眼波,凝驻时一样动人,月初东山,细浪白沙(为什么只有二十字啊……全部划掉)。从文字来想象的话,“银阙仙宫,人世优游,踏世俗沧浪而不减世外之美。”



Q3 你最喜欢写些什么东西呢?

绿:我写东西每个阶段不一样,不好说,现阶段是想写他人未写过的,一种毁灭或者消逝?

紫:幻灭,与痛苦。雕琢文字本来已是追求美,若从万物空性中取材,则分外美。



Q4 那么来模仿一下对方的文风写一段话,一定要特别有特色的部分哦

绿:试了试这一题我放弃。紫芝的风格我并不怎么模仿得来,她的文典丽清正,锦绣灿烂,针脚绵密,总感觉她写文就像绣一匹绢帛,我以前绣东西坚紫:持不到十分钟就丢开了(总之就是很没耐性。如果非要我模仿,只会画虎类犬,放过我吧orz

紫:我的识见相当有限,只能粗谈一些感受。文风这个事情,请太子来讲两句:“文以气为主,……虽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谢谢太子!其实下下一题已经讲到了,补充一下:我特别爱阿绿文中哀艳的美。我想,悲哀是人类原初和终极的情感,是美华丽的剖面,折射其辉光而收束于美。至于美,不是为了它,我又为什么而活?



Q5 对方的作品最喜欢哪一部?情节呢?

绿:最喜欢的是那篇权丕《华表》,里面有子桓为一只鹤动摇的情节,我非常喜欢那个柔软的帝王。还有就是《邺下黄鹄曲》里宣王去世时的描写。

紫:最初爱上的一篇,很短,写的是王子、诗歌,与鲸鱼。它的沉没宏大而优美,悲伤溢在爱人和读者的眼中,人类文明的全部语言似乎也无法捕捉陨落的辉光。中间爱那一篇,“相忘谁先忘,倾国是故国”。最近爱的一篇,是景王与太子,魏与晋疏离而缠绵的情态,像一缕暖黄而锋利的柔丝,渗出史笔无名的血。文帝是否已经死去呢?当然。可是啊,景王看他胞弟火光炫亮的眼睛,他总是在这里。



Q6 觉得对方文作最棒的地方什么!

绿:情感饱满欲绽,词句流丽如霞。

紫:想象如此汗漫无涯,清灵跳跃而不可捉摸。语言精切;似乎她是万世的君主,统治着王国的一切,物产、军队、税收,每一方面,于每一时间。我心里总猜测阿绿是不会任灵感溜走的,它们像乖巧的驯兽,低垂惯于厮杀咬啮的头颅,听候主人的差遣。



Q7 最欠缺的呢?不怕的话直言批评一下

绿:没有欠缺的,她的阅读和写作都很丰富。她的文只会让我觉得我史盲我没文化我大海捞沙(让你不读书,这就马不停蹄地去读书

紫:哇,我是不知道的。她总在我仰望的地方。



Q8 下面我们来试试看,写一下对方现在最喜欢的角色或者CP的微小说吧!

绿:紫芝和我一样啊,她喜欢子桓嘛!微小说:【曹丕归来,看见窗边的曹植正伸手接雪,将雪水浇进竹简里去,曹丕叹气,诗会被你淋湿的,你怎么还是那个样子。曹植笑道:兄长不是曾说过想看看黄初八年的雪吗?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只是它们总要化。曹丕看着竹简上的年份,想,原来我已经死了啊,那我为什么又在这里?

紫:互相投喂简直太美!划拉一下今日份懿丕脑洞:“我在预示性的梦境中摸到一句话: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曰:庭前柏树子。后来我想起自己并不具备通灵的功能,是文皇帝把他的眼睛暂时借给了我。此在就是永恒,就像它凋谢时时间的齿轮疯狂转动,而现世只过了短暂的一瞬。如果说法身无相,则我永远看不见。——《曹丕语录》司马太傅注本。”  “文中作者隐语:死亡太黑,我现在看不见。而每一种遇见的物质都有他独特的质感。那些色彩都沉寂了,幸而我的感官还在,我皮肤的气孔仍然畅通。他握住我的眼睛,像我的灵魂在呼唤它肉体的母亲。我感觉永恒擦肩而过。我欲枯渴饮泣,而情绪酸楚。”



Q9 写自己喜欢角色的一句对话与对方相接试试看。(不一定是原著哦)

绿:最喜欢的还是子桓啊!那我写我最喜欢的子桓的一句诗:人生居天壤间,忽如飞鸟栖枯枝。(其实以前是“人生如寄,多忧何为”,后来发现自己并不能做到。

紫:“古来有之,嗟我何言。”最近特别迷丹霞蔽日行,感觉与阿绿的答案能连上呢!(以前喜欢“展诗清歌聊自宽,乐来哀往催心肝”。他一向很通透;固然哀伤,而人本来就哀伤)



Q10 写一下自己最不擅长的文风吧!

绿:最不擅长的吗?日系轻文风,先锋派。

紫:修饰语极少的文字,纯以现代汉语组织,冷峻如刀锋。



Q11 把对方的作品改成上一题的文风试试看?(如果就是对方的文风说明你是真爱吗。)

绿:试了又试,发现不行,我搞不成,紫芝写出来是绢帛,我改一下就是几根布条,并且改成了我自己的风格,就不放出来了orz又,发现紫芝的文其实不适合改动,一改就完全变味了。

紫:我这么菜的……觉得太难了。连模仿都模仿不来耶,遑论改写。如果阿绿想看这种文风的话,我……努努力。



Q12 写一下想看到对方写的CP和故事好了!

绿:我想一下,想看的cp,政丕白三人随意组合的良识向啊,故事情节具体没想好,大概就是帝国最伟大的(我个人认为的)诗人与皇帝的相遇。如果是政丕,想看两个人在炼丹炉前的对峙,一个是一心想要求得长生不老的生者,一个是说出“未有不亡之国”四十而亡的魏帝魂魄,就很想看他们的碰撞与互动。只是这么一说了,并不是要紫芝写啊!

紫:本来是应该分开填的,结果我跑到阿绿梦里偷窥了她的答案喏QwQ先回答一下可以嘛!乌拉!魏世重法术,魏文尚通达,本来就有相似处,与祖龙当然有无穷的话可以说,第一是关于死亡;再有,从国运开始,我们可以讲很久,很久。非常好玩的感觉,就是没写过谪仙人,生怕唐突。我……想看……我就直说了:太子和潇湘妃子。因为同是我最喜欢的男孩子和女孩子,这么多年都没变,应该也不会变了。所以如果阿绿能写,真的非常激动!清圆无缺的大圆满啊!不需要写西皮的,只要,嗯,他们说了话,或者同了框,或者出现了名字,总之怎样都可以的!我记得阿绿比较吃伏黛,如果介意的话,请当作没看见好啦!(本问卷唯一担心会生气的题目ᶘ ᵒᴥᵒᶅ)



Q13 不管对方写什么你都会接受并把它真的写下来吗?做生日礼物之类的。

绿:想了想这个题的具体意思,是对方写什么我都会接受的意思吗?那是自然的。第二问是真的会写下来她想看的那个故事?我必须诚实地讲,我要先看我能不能写,譬如说恰好是我不怎么熟的,那我肯定下不了手。或者我怕我半路跑偏写出个雷来,所以还是先看紫芝想看什么,能写的我一定写。做生日礼物?我不知道紫芝的生日_(:з」∠)_而且不是要求手写吧,我的字不算丑,但也真的不好看(舍不得说自己的字丑

紫:阿绿写的,肯定会啊!之前事情很多很乱,总是找一块时间捧起来读。诚实地说,读之前心里要闷一口气,读完才喘出来。就是好啊,“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没有别的原因。如果阿绿说想看我的文章,我觉得是受到一份莫大的期许,大概心里总不能忘,而写出来的总是不满意吧。当然,除了我稍微擅长的,全是我不擅长的领域,所以不一定能写,写起来估计也是很难很难的。但我愿意努力啊~作为礼物送出去!(只剩下这点志气了ww。我们应该互相不知道生日吧,要么交换一下信息,希望还没错过~



Q14 说说看自己写文时候最怕的,却不得不出现的部分?

绿:我自己写文时没什么好怕的,没有什么怕的部分,恐怖惊悚类的我又不会写。我真正怕的我也不会写在同人里,如果我非得写,它们必须出现那一定是在其他载体之中。

紫:怕尴尬。这个很微妙,不好形容。例如一句中出现音节生硬的词汇,一段中出现割裂气氛的语词,本不会说而说出口的话,纯以爱恨善恶分割的情感与人性。大概还是我口味比较怪。这是着力规避的,我还怕剧情太弱,仔细思考,实在是没有理由在剧情方面自暴自弃,这对我自己和读者都不负责。



Q15 你觉得对方看到你的答卷会生气吗?

绿:我如果说错了什么,请来骂我,千万不要生气,不过紫芝应该不会生我气(就是这么自信!!!!!我写了那么多雷,都没把她吓跑,她应该不会生气(小声逼逼。如果生气了,给我说,骂我或者你让我生气一回,这样我们的关系就牢不可破了(理直气壮

紫:肯定不会!非常自信!︿( ̄︶ ̄)︿阿绿绿如果生气就哭给她看喏,熏洋葱头,哭唧唧地望她,她心肠那么柔软,这个一定管用!(怎么办有一点期待呢(˶‾᷄ ⁻̫ ‾᷅˵)我是不是太毒了



Q16 那么就再来一条,对方的文曾经触过你的雷吗?

绿:紫芝的文是不可能触我的雷的,感觉她是个清标雅正的学院派,倒是我,偶尔完全丧病,偶尔在丧病的边缘徘徊,时不时丢个雷,她迄今没有取关我,可能是因为她是仙女吧,天上飞就踩不到雷。

紫:么有啊。我觉得文笔好到一定程度,作者的性格、对人事的理解是有保证的;内容抽离出来也许有分别,但组织到文章中,文笔起决定作用。说阿绿,真·的·没·有!有一点,其实之前也想说,就是我一般不看车,总是跳过,有点不好意思,每一个字都是作者很用心写的呀。觉得最近在这方面好了许许多多,尽量不辜负她那么好的文章。真的是我自己的问题,你不要觉得丧病啊!



Q17 煽情一下,怎么认识对方的。

绿:就有一天,我喊着子桓的名字奔流到她旁边,她问我怎么会喜欢子桓,然后后面就一起愉快地奔流了(这就是缘分啊

紫:去年尾巴上的一天,在tag下看见阿绿(可能是唯二)的权丕。看她的主页,(在课上= =开空调)觉得冰冷而颤抖;后来觉得世界都发烫。那时我在等初试的结果,怎么也想不到,寒冷的煎熬中有邂逅的仙缘。那时我心里想到,我竟然会有一位女神。我只能叹服、为这样的文字而流泪;我想永远偷偷地注视她行步的虹影。然而还是忍不住表白了QwQ记得是说感谢她,她让我更爱他了。(然后……阿绿太好了,我嘴那么笨都不嫌弃的!



Q18 用知音体来形容一下你们的关系怎样?

绿:其实我真的没看过《知音》,我以前最喜欢蹲地摊了,名副其实的地摊文学爱好者,《知音》报刊亭里才有,并买不起(闭嘴。答题之前,去搜了一下,然后现学现用。大概就是,“啊,一个南极的我如何拯救一个北极的你”(胡诌的,实在想破头了

紫:下午去阅览室找了一下,似乎学校没订知音_(:зゝ∠)_可惜可惜。根据“知音体”来编的话,哦、啊、呃!拿什么拯救你!——作为一根小破芝(菌)草(菇),广大又温柔的鲸鱼!((/ω\)笑得不行)



Q19 快到最后了,说一句对对方祝福的话吧?不管是写作还是生活方面!

绿:祝紫芝前路光明明媚,越来越好,总之,加油了,你很好,像盛开在诗歌里的花叶一样青春温柔,四季都明亮。

紫:据说人们赠言,应该祝福对方以美德,但阿绿已经非常美,非常好,我祝愿她得到无上的幸福,要配得上她的灵魂。我永远为她祝福。




完!

评论 ( 23 )
热度 ( 40 )
  1. 朱否🌸张紫芝。 转载了此文字
    先转!我和紫芝的双人问卷!!捧着露水的菌菇太可爱了!这么会夸人的菌菇世上独一无二!怀疑人生地看完,啊...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