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

本文其实就是叫:怀李白( *`ω´)。感觉还能继续怀,区别一下。

友情向。少陵视角。(不过还是打了tag……但是无差……)


他向诗歌的神明要求一种精绝的思念。夜露涓滴,稀星明灭,干戈息于倦夜,鹤发之叟,对此书愁。春风罗帷中幽怨的泣眼,河梁送别时喑哑的古歌,一切过去的旧曲都在碧色的汪洋中驻足嗟叹。海上鼓噪着引长鲸吞吐的巨雷已无法寻觅,故园杨柳也与青绿笛声同日消沉。乘槎浮于静波的海上,他触手天幕,去握长夜间曾凝望的星宿。长庚星照耀大唐寥落的州府,肃杀的烽火也折服于洞达光照。

他在童稚时曾见过舞剑的女子。那是一个终将沦落的时代,如那人折断的剑。长剑不能奉迎玉阶,倒宁愿让它折断。他在太白行歌的萧条中听见自己魂灵的叹息。时代怎样改换,憔悴者仍在京华的春天徘徊。确曾有一段飞扬酣畅的时光,酒醉登台,慷慨高论,时人看向他们脸上有莫测的惊叹,好像二人彼此相握于宇宙的玄奥。那人问道,你听见了吗?扬子云截断浮云的笔,如折戟咳喘着呼啸。他不是在等回答。而自己心中知道。壮夫蹭蹬而不遇,青冥垂翅,拔剑西顾,裂地割天。

缠绵肝肠的恨于冠盖的京畿结出相伴终生的苦酒。渭水之滨清洁的白羽,没于涨潮的黄叶已有时矣。昆仑日昃,瑶池虚梦。他听见鼙鼓化作杂沓的悲笳,数声之间便造作一种愁惨而无泪可落的情绪。东风将梦从贫屋吹向江湖,山川与天涯的萧索,使他的梦寐频遭阻拦,屋边攒聚的绿树一夕白如瓦上飘散的秋蓬。

梦中人有上应星宿的名字,自己总是知晓的,江山英秀,杰出西南。仙人盘踞芙蓉玉京,彩云明霞之中,以手点化世间流淌如锦的美,抚上他飘逸的头发。他放飞一只白色的大鸟,不,神话中由海浪漆出金色鳞片的鲲鹏,尾羽可比拟太阳的光照。金色的翅越过无穷起伏摇晃的山脊,他白衣的形象黯淡下来。溺于梦境者捉住他偶得的残片,于清醒时暮霭与水波的混沌中,只见云中镜,月下台,海上楼,雪后溪涧流冰,霜落熠熠有璀璨光明。他想念时,那种温柔的殷勤,此刻只悬于一根细弱的丝,风中颤袅,似乎可怜至极。

日月惨淡的光晶,踏出烟霞倘恍的梦,其实是青林黑塞,往往鬼哭。向来诗人因天才得于梦境抱拥的美,列于群玉山头的云间众仙,纷纷太息着碎裂于虎豹熊罴张舞之爪牙。兵燹中逃散于九州山泽,白杨长成流萤与蒿莱装扮的柱石,沟通神与鬼的彼方世界。沧海失去蔚蓝的颜色,而日月眨闪金银的辉光,沉入西方万里横绝的流沙。

天柱倾塌,沧海流泻,他在凡间补天之裂。这个不自量力的补天者,他欲再造人间所依凭的至宝,仅有两首怀人的诗。这是绝世的诗,落笔摇酣风雨,诗成感化鬼神,这万古的思念,唯我知道,唯我一人。所怀之人亦不可听见,我亦不知他流落的行迹。只是怀想比同路和分袂的时光还长。剑器炎阳霹雳的浑脱剑意仍于岁华之中回响,饮中仙既有玉颜蒙尘的凋零,总会有尘网中白发诗笔长歌哀哭的祝祷。


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评论 ( 11 )
热度 ( 152 )
  1. 酒涴青衫卷张紫芝。 转载了此文字
  2. 顾穷北张紫芝。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绝世的诗,落笔摇酣风雨,诗成感化鬼神,这万古的思念,唯我知道,唯我一人。 也太美了吧……读起来唇...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