蜉蝣

丕植双性转,自认是彻头彻尾的HE(⁎⁍̴̛ᴗ⁍̴̛⁎)是(很早)之前 @陆淮秀_颍川水畔待君归 å§‘娘的点梗,希望不致令您失望~混乱地架空,借用了春秋时曹国和晋国的名号,硬cue了一把楚国,另外魔改了高贵乡公的身世= =总之有很多bug= =

因为之前的文里用了王女这个指代,未免混乱,这里王姬=植,神女=丕。预警:王姬当然得嫁人,但总之爱与沉沦都和这个丈夫无关……他和晋君的戏份一样多(≤三句)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â€


某一个春日,曹国的王姬由同母兄长送往南方的宫殿。

——我一直看得见,护持在山林和水泽间的云气,那是曹国的神女。王姬植对她的兄长说到,彼时送嫁的仪仗盘桓在曹国边界的田野。彰知晓她素来好作幻想,并不相信。既然如此,无数深闺的夜晚,神女是否真的以福泽和灵窍为你祝福?

植确定道,她就在这里,幽夜入我梦中。我梦见双手攀住她莹白的颈项,原来是国都雪色的河流。你看。蜉蝣闪烁着白色艳光的羽翼组成一条发光的河流,在落日的水滨熠熠生辉。河水像一匹流动的黄金。比之真正的金属,又更加温暖。

彰对故土的丰美一直懵懂。曹国地多水泽,故人常有朝生暮死之叹。日暮波光,河上路远。

她送的不是福泽,是女子的性灵。王姬说,兄长,你们男子可以缘水求女,女子便不可以吗?你们是绶带结缨的公卿,不知道天生有一种身体,与山河的纹路契合。国人把我的才藻传布于天下,远方聘女的使者也赞美我赋诗的才能。天下都知道这神女掌握山川和水泽的流动,我的诗篇成为她的代言。我在雪落的时节检点过去的诗篇,我的诗里有绚烂春华,剑落星霜,可我写不出她。神女像一只蓝天的雄鹰,又或者高飞的鹄鸟。神女像一场风暴,在无数的黑夜掀起海浪的呼啸。夜夜的寤寐反侧时,这些自然的异象惊鸿一瞥般与我乏味的青春作别,只有荷花蒲草在王宫的池水中作摇荡的安慰。

那么,女子远行,你或许将拥有南方的广阔天地,彰回答说。那时候天下的共主还住在洛阳。汉水之北的国家,早已被楚侵略殆尽。彰送亲妹至河流的边缘。冽彼下泉,浸彼苞稂。忾我寤叹,念彼周京。我们对大国的命运无能为力,但天子是一个可怜人。至于楚的国君,我希望你不发一言,维持缄默的道德。国家和宗周的命运牵系在一起。他祝福自己的胞妹,祝愿你婚姻幸福,请永远不要回到这里。


那些翩翩的燕雀,盘旋在远赴宗周的路上,告别出嫁的王姬。植的手抚上整肃的衣带,她想起幽闺内与神女的初遇。她在幽闺的庭院,听闻神女吐气的声息。神女与自己的面容那么类似,和诸兄弟姐妹之中,从未有此出尘的美人。曹国的王统已经百年,也许她是曹地山河水泽的灵气,或者王族共同的母亲。王姬背诵嫁时的歌谣,心里却全是这位绝世的神女。她先爱上了神女的存在,她与山和水连在一起。然后是梦中才出现的美貌。最后是她真正的面容。好像摸到了神女的头发,像一朵巫山的云雨,淋湿她螺黛妆点的精致的眉宇。她在潮湿的风里,看神女在峡谷溪流的宏大空间里穿梭。

她最后一次回望母国的土地。曹国的水泽上清灵的蜉蝣,细弱的羽翼发出炫目的白光。她初识神女时,娇软的童女的身体卧在神女的怀抱中,像卧在连绵不绝的远山。后来她逐渐发现神女不是暖色的云霞,她甘美,然而冷酷。最后一次见面,她第一次爬上王都的宫墙,第一次饱览国都的人、树、器物,还有无穷的山水。我的国家有青黛色的春山,有数不尽的、雾气蒙蒙的流水,我歌颂上天与王教,可是我与国土只有一面之缘。她因伤心而泫目,竟错身摔倒,而神女用女性且有力的臂弯揽住她,高台悲风,嘶嘶地响。神女终于说话,你看看我们的河山。神女飘举的步伐间缠带一种轻盈牢固的牵引,她小心地疾步跟随,在王宫最高的城台上,凭栏远望,无限江山。她周身遍布凉意,才发现白昼早已消隐。世界仿佛空无一物。我要成为远方陌生宫闱的装饰,神女啊,您能为我停一停么?神女恍若未闻,发间珠玉颤动,带走了黄昏所有的希冀。芳草萋萋,银色的月亮出来了。



郢都的东郊也种桑树,王姬带走一根柔弱的枝条。送嫁的仪仗走过东郊道路,她无端地心中一动。帘外是汉水之南的桑叶,绿到视线尽头。采桑的农妇摘下斗笠,露出风霜满面。但是她的眼睛亮得像不朽的星夜,她们近在咫尺,却身份悬殊且从未谋面。王姬失望地喟叹,请等一下,我要听她说话。妾听闻东方的王姬,和曹国的神女。那个采桑歧路的农妇恭顺地回答。你也知道吗,我的国家?是的,采桑的妇女补充说,云梦上空飞来雪白的鹄鸟,引百禽翔集泽畔,我们相传是恭贺东君娶妇,她忽然一笑,娶东方的神女。

农妇说话的神情带着一点漫不经心的冷漠。您在找一个女人,一个新娘,找另一个成年的女性。您不顾迫在眉睫的命运,而追寻百年王室都得不到的秘密。

王姬说,我至少可以去找,我双眼看见这世界,看见神女,这是她的赐予。她准许我的追求,就像——王姬命令说,你为我折一只桑——我能折下我的命运,无论它是什么形状。

农妇眉心一颤。她的神情随即舒展,那么,她向后退,您的命运就早这里,请您挑选。

它就缠绕在你的手上。王姬说,你把它揉疼了。她走下车,十指如葱,在对方手心一点如春絮与水面的轻触。在大国的道路上,她折下一支柔弱的桑条。这是春天。楚之一国尽着桑田之绿,她在绿色的桑间找神女。

点燃的灯烛发出萧艾的香气,钟鼓箫瑟在厅堂上演奏恢弘,唱着祝贺婚姻的歌谣。楚舞如传闻般细巧纤丽,长袖舞腰,新曲激扬。她说了同样的话,楚王的面容散在浮动的香烟中,接着像水波一样摇荡回转。他们彼此面目模糊,此生也从未超过这样的距离。看着点染的香烟,王姬如常作了祷告。请原谅我,上天,原谅我这个远邦的小女,我爱上了爱情。



她的屐齿碾过春日的碎草。走在陌生的宫殿里,而心仍扰攘于故乡的幻影。桑叶的汁液充盈的气味染上王姬的手指。一年之前,宫廷里的少女时代,她的心广阔而欢悦,而今它们都被如病如渴的乡愁所取代。她生来活泼而乐观,但这种性格似乎与故国的山水连在一起,她从不臆想婚姻会比吟咏歌诗带给她更大的幸福。她在诗里雕琢王宫之外想象之中的山河,窥测那惊鸿一瞥的世外的神女。而她已经远去。她的乡愁无法熨贴,只因她虽然年少,却早已凭才藻和灵窍塑造了一块灵魂的故土。繁华、灵秀、剔透、广袤,远胜于一切时间和空间的,灵魂的故土。自她遇见神女,心里便封她为国度的女王,在丹霞流水的永恒盛景中俯视尘寰,享受她优美的颂赞。而神女真实地经过,神仙的衣裾曳地有声,仅仅让她握住一片衣角,将依靠断简残篇度过漫长而庸碌的人生,徒留老迈的叹息。

她决心在后来的年岁以幽闭的姿态终结,拣择诗做她的伴侣,而碧绿的剑刃正抵在她的眉头。

我来取你柔弱的性命。神女说,我一路追到这里。神女在楚宫往来自如,似乎真与东君有了密约,又或者山川与水泽之美从来无法割舍,哪怕是江汉的远国。

神女似乎在观赏她恐惧的颤抖,手中的桑条像一柄利剑,刺在她胸口嫁时的新衣。而她的心绪缓慢流动,我希望能有无尽奔跑的生命,我也希望死亡是一个美人,是我毕生未见也不敢肖想的美人。她既缥缈又灵秀。她要杀我。一剑刺出,立时要我死去。她杀人时最美。可我爱她,我心里对她怀有憧憬与爱情,可她并不知道。

她跪伏于冰冷的土地,心中悚惧且酸楚。她的眼泪砸弯了细弱的桑叶,像一泓不枯竭的清泉。神女慌忙丢下桑条,像避忌眼泪的热度。在你的国度,我只是一个陌生的过客。在泪水的助益下,王姬怀一丝若有若无的凄楚问她。而神女说,你连我杀人的凶器都摧毁了,叫我怎么动手?直白地说,我追着你,因为你拿了我的羽衣。

您的羽衣在哪里呢?她怔住,然后回想。神女从不因她的思念而出现,直到今天;经过大道,桑田与宫阙,当时她只是她折了一根平平无奇的桑条。

它在你折的桑中,像薄薄的蝉翼叠在胡桃壳里。植慌忙双手奉送。桑叶已经枯干,神女翻开每一片皱缩的绿叶。才短短半天,神女冷声道,你决心折的时候,它已经破损。我只剩一件撕裂的羽衣。你为我补衣。植苦恼地说,我也不会缝纫。神女问她,那么,我的羽衣怎么办?她强调说,天衣无缝,我不会补。你在闺中一定学过。

那衣裳落在王姬的怀中,像云将幽影投进湖水的波心。她从未进入自己的世界,唯有今天。植想到了新的解释,她有求于我,我仍在劣势中,但已经把命运的丝线织入她永恒的时间。我想知道,这是您的羽衣,还是曹国的羽衣?是您以行云与流水织就,还是曹国的山河为您铸造的锦绣?如果是后者,她的语速慢下来,深深摒气,我也是姬姓的女儿,您优美的魂灵是因我先祖的血脉而诞生,——您从我这里取,我是否可以亲您的嘴唇?

神女觉得她虔诚的神情分外有趣。她大笑着,而王姬从未见过她如此纵恣的欢笑,未及铭记早已倏忽不见。你的舌头生得真巧,你猜一个谜,猜中了,我就来见你。神女的手划过她玲珑的下颔。她坐在虚空里,裙上丝绦飞扬,如春草绕上她僵直的躯体。是黑的,或者白的百合花?还是朝霞碧波上东流的叹息?凋零的绿衣,流转的星宿。白马的剪影,秋日的鸣蝉。



夜清而亮,星斗的浮光垂入静寂殿阁,有如神仙宫阙。发光的夏虫在王姬的身侧游荡徘徊,照亮了困于烛火的眼;而未成熟的石榴却因阳光的掠夺而过早爆裂。在并不熟稔的缝补之中,她想了三种表述赞美石榴花朱红的荣光。这个石榴花红的夏夜,沉溺歌谣的年轻女性岂知道,这预言了她一生的等待。

是谁?她好像被宇宙的神圣笼在衣间,乍抬头时,神女的双眸流散清澈的光华,这光如同稀世的玛瑙,毫不在意地呈露在人们渴求的眼前。你流血了。神女说,血是什么味道。她握着植的手指抿了抿,嗯,像硝烟和衰败的花朵。王姬忘记疼痛,第一次端详流血的手指。她的血又滴下来,刺中了神女欲攀折此殷红的手指。

神女的眼睛黑白分明,她果然感觉到了疼痛。她讶异地露出喜悦的笑颜,似乎王姬把人类的痛楚传递给她无知无觉的皮肤。你的这根针,它与众不同——也许是某个神仙的宝物流落人间?人的血液有温度,而这温热在她寒冷的皮肤流淌,似乎仍蜿蜒着向它所眷恋的主人的方向。她从来没有摸过血,但她也从未与其他人类说过话。

植说,不,是因为爱情在这根针里颤抖。它致使这凶器刺中你。

神女不说话了。她并不那么善于人间交谈的方式,至少比起这挑灯补衣的女孩子——她娴熟于此。你疼么,植?神女掰开王姬的手。后者在心里展开狡黠的笑,不愿您浪费仙灵以治愈我的创痛,只是在等待疼痛流逝的夜晚,我想听您说天上。


有一段时间,神女夜夜都来。她又很快不怎么来了。见到她时,植不想隐藏欣喜,而哀怨却不经意从眼中流出。神女说,你拆了又补,我来有什么意义。又说,夜夜补衣,终不成章,大概十年也未能完工吧。

她话还没说完,王姬的脸也红透了。她娴静温顺地安坐,用早已熟习的针法,很快复原了天人的衣裳。

这时间芭蕉叶展,丁香萦愁,神女在月下书字,辛夷花开在笔端。扇影似月,玉骨如秋。她在陌生的宫阙仍然淡漠,只要有花与月的点缀,似乎这里与天涯之上的仙宫并无不同。补好的羽衣并不能抹去疤痕,而神女仔细地打量,仿佛唯有这道经过凡人之手的裂痕才值得注视。谢谢你,我年轻的姑娘,你想要些什么?

这是我仅能为您做的事。植请求说,我不想忘记您。那么,神女问她,你猜出来了?她摇头,还没有。神女似乎叹了口气。她想这必定是与天人的永别,换了一个更卑微的愿望。请您呼唤我的名字,在凡间人看来,这已经是最大的赐福。

神女的手指点了她的额头。那么,你不会忘记我了。王姬在肌肤相触的刹那想起曹国的城墙。神女搀扶她的臂弯像广陌的风,轻盈至虚无,但又细密如网。

你先睡吧,我今天事还未完。神女牵起夜的一角,割下滑如鲛绡的一片,盖在她身上宛如星辰织就的衣袍。王姬从夜的包裹中探出头看,神女切掉竹笛的一端,然后又切掉更短的一截,那把刀白得像冬日发光的霜雪。神女解释说,我在丈量人间的音律。而她又问心里许久的猜想:你真能控制甘霖和雨露吗?

我只能掌握你的梦境。神女解释说,我不认得望舒,也不认得飞廉。那是你们人类的神明。你写到我,她睇她一眼,而王姬低头不敢看她,不,不是巧合,她说,是我们血脉相连。

很久之前,我也曾做过一些冶艳的诗。神女说,珠翠晃动,似乎特地要应和她。她闭目呼唤过去甜美的诗句,睁眼时一字一句说给她听。我爱的人,年少且美。我心爱她如春花之发,如钟鼓之奏,不可遏制,从无断绝。

粉色的霞光从王姬双颊和鼻尖上升起,汗水沁在脸上,如莲花垂露。我也爱一个人。我爱的人,永恒且美。那么,神女起身到她身边,你可以于梦中会永恒了。

睡梦中,神女的衣裾似乎流过她的脸庞。她像被拥在一片湿润的清阴。她隐约听见对话。拿到了么?没有。但曹……已经……嘘,她还不明白这些。她总会懂的。那我等待那一天。

最后是手指湿润的抚慰,那仿佛是故乡的云。



跫鸣凄切,晨昏惨促。上一任楚王的宫闱送出一驾青白的车马,王姬在多年未遭遇的颠簸中想到过去那些逐妇相似的诗句。送嫁时神女曾在曹国水滨的夕阳中点燃雪白的蜉蝣,在神女的呼号里,她曾自诩听见人类命运的翻腾。仿佛只一个朝暮,自己的岁月在遥远的异国凋零如雪,而她回归到天上浮云的宫殿里,偶尔像俯视谭中游鱼那样骄傲地巡视她的胜利。车驾驰过道路边芃芃的青草,她终于想起独属于自己的凄怨。木叶早凋兮,雁影翔止而徘徊。平沙旷莽兮,积雪纷纶而崔嵬。蛩鸣兮伤悲,晨昏兮惨促。世之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 

神女的双手压在她萧索的肩头。初时轻若无物,王姬再回头,终于认清她发光的容貌,而神女的双手仿佛堆积着无穷日夜晨昏的重量。神女搂过她低垂的发髻,似好奇地问她,世上岂无芳草,你又何怀故乡?

王姬拥着神女的襟袖哭起来。她一路听猿声凄厉盖过青江晦暗涨落的潮水,也见到红枫的赤霞沉没于染墨的黑林。这些淤积心头的委屈倾泻如雨,打湿神女风飘的羽衣。


你知道么,我在曹国看了很多年。神女轻轻地说,口吻带着回忆的陈香。那时候曹国有一位太子,你不记得他的名字。他到别的国家去,坐在观乐饮酒的席间。这是一种极为庄严的场合,而人们听见他的叹息。他好像有忧愁,这忧愁连至善至美的礼乐亦不能排解。后来,我的姑娘,你想知道么?她想了想,我不知道后来的事情。那个曹国的太子,就消失在王室的记载中。

王姬的哭声渐渐消沉,她的哽噎却更显凄楚。我爱的人年少多才,所以我春心萌发,不能遏止。 å¯¹å—?我记得你说过。你却不去寻你的爱人。

我曾想要爱一位少女,可是她老去了。神女说,连同她的国家。你真大胆。再过一百年,人们不敢说这样质问神明的话,也不敢仰头远望苍穹。

你没有猜出来。其实我也不想你知道。怎么办呢?神女说,我没有办法。上天把我囚禁在人间,她莞尔一笑,恐怕是为了见证衰亡。

您见证的衰亡里,也包括我吗?

神女伸手,抚平她被风吹乱的头发。不,没有你的名字。

我倒希望有我的名字。植自嘲说。命运让我受到毁弃。

神女反驳她,我听说这是你的选择。你不肯做倾城的哲妇,便只能等待驱逐。王姬执拗地重复说,我听说过那样失德且恶毒的事,但我不敢苟同。这样的事,我绝不做。


我真为你担心,神女摇头说,如果都是你这样的人,那世界上的事就不好办了。神女把印玺变成玉钗,插在王姬的发髻上。妇人梳髻,是晨间的功课;印玺是国家的枢纽,除国君外,你是王室的最亲近的血脉,要作它的守护。

我收到国都陶丘传来的音信,他们说南山朝虹,蔚然成锦。我问军队和畜产,他们说一切如故。国人在街巷斗鸡走狗、弹琴奕棋,好像什么都没变。您说的,我不知道。

神女脸上的光似乎暗淡了,国家将倾覆于血脉的断绝。也许你踏上国土的第一片旷野,就知道蜉蝣苍白的羽翼布满天空荒野代表一种怎样的灾难。我曾对曹国的命运有不同的期待,而如今,我盼望你。

请你收好。毁灭只在一时,你少年时向往过戴冠和赋诗的男性,在拾起这份权力时,也要握住它的痛楚。天上攒聚的阴云终于落下苦雨,植明白神女已经离去了。只有她在世界上栖止盘桓。



晋君攻城的军队严整精良,在凯歌中宣告曹国王都的陨落。王姬被黑色军队的逼迫中走向临河的高台。晋君仰望她摇摇欲坠的身影,威严并不因仰视的姿态而减少。

玺在何处?晋君大声质问。然后他说,我要一件战利品。我找一个梦中的女人。她常常出现在你们国家的水滨,冷酷而且崇高,喜怒无常。但在偶然天晴的时候,她会笑。

她是曹国的精灵,王姬含泪冷笑说。她不会再让你看见。永远。因为曹国王族的所有人都死了。她属于我们这些旧时代的、带着尊严死去的魂灵。王姬竭力地喊,她属于我。她拔下发钗。

高台的悲风揽住她,却软而暖,是不可多得的潋滟的柔。在夕阳里,她看清神女的容颜。她矗立在高台之畔无尽的虚空中,朱红的衣袂像一具凝血的残阳,霞色的披帛随奔腾的河水而飘摇,白裙如雪鸟展翅,在暮色中汇聚成蜉蝣的闪光。她眼睛中含蕴着一点炫目的色彩,也许是冷酷,也许是温柔。王姬并没有看清。

嘘,别说话。神女说,跳下去。她照做。

她从高台上跌下去。河水温柔极了,并不寒凉。神女在水里亲吻她。神女本来就是水,可以到九州任何一个湖泊去。

在水中,神女携无尽的威势,朝她这渺小柔软的身体袭来。神女在水里亲吻她,给她渡气。神女,她是一座风暴。神女像一泓清泉。

她不敢相信这样不可思议的真实,绝望地重复着,水倒灌进口鼻。我没有猜出来。我的才智有限,还是找不到答案。我想您不会再来人间了。

神女继续吻她。我回来救你。


她们坐在黄昏的天上。植惊魂未定,她想起半生流离,故国沦丧,深觉痛楚;然而在同一时刻,却又不得不欣喜于在她命悬一线时,神女终于回顾。

她在少女时的庭院中,及笄之年,神女在午睡时吻她。您是谁?她回答,我是不系之舟。我在灿烂的云间航行,偶然看到水底的颜色。我看到一个姣美的小姑娘,在诗篇里描绘她想象的仙境。

我还想听仙境。王姬抱住神女的手。她想象神女不为人知的青春。幽闭于蓬莱洞府的,十五岁双鬟的少女。我想听你年轻时的眼睛。

而神女说,你可以在自己的魂灵中找。我的岁月流逝无存,可它深藏在你长大的回忆里。那时我遇见您,可我不会唱楚地的歌谣。不然——像失去力量一样,神女的脸苍白起来。

她急切地问,羽衣,羽衣在哪里啊?

神女摇头说,没有用了,你找不到的。

植忽然猜中了谜题的答案,是我的心脏。是我的心脏!对不对?所以我的血流到你身上,你才会痛。可是,您是曹国的神女,您的守护远远比我一个沦落的王姬要强。而且,您是……您是我的爱情。


神女的身影已经四散飘落,将要变成云上的泡沫。她的死亡如此恢宏,像崤函的关隘同时陷落,第一场细雪落在土地上那一点柔柔的冷。国家逝去的痛楚与神女可以预见的死亡在王姬的心头纠缠起来,她又一次在两种相似的伤痛间沉浮。蓦地,植搂住神女的胸口,回吻她失去血色的唇,接连地说,我愿意,我愿意。请您拿去。

植把心献出来,浑身都痛极了。雪白的光芒按在她胸口,她的痛楚消隐无踪,血液中奔流的硝烟逐渐沉淀成阳光与碧绿田园。

她第一次看见神女脸上的粉色。这玫瑰色的羞颜如此艳丽而稀有,她想。神女徐徐地说,用词谨慎,似乎有所期待:我的血脉早跟这个国家连接起来,你也一样,而你属于人间。与其说你的心脏是谜底,不如说国家的命运流淌在你的血液中。

神女说,那时我在云间看你,看你的起伏与等待。你在人间张皇地逡巡,我心里感到非常喜悦。世上有人为我惦念,并且流泪,我从来不期待。我看到你的失落,感到欣喜。因为我知道,你又将属于我。神女问,得到这个结局,你会怪我吗?


植恳求道,您到人间来么?人间真不是一个好的地方。我成长的破灭的王城,它已经是所有国人青紫的疤痕。我情愿您在世上的传说中永葆鲜丽的美,而不是为我放弃天上的仙界,放弃永恒的生命。

神女笑吟吟地看植为自己紧张的模样,她真喜欢这样的王姬。不是永恒,我不需要永恒。我的生命,从遇到你开始。从一开始,我知道,唯有你的心能救我,因为你是唯一幸存的血脉。但你也可以徘徊在故宫的荆棘,等候兴复的机会。神女轻轻地搂住她,像和风拥抱云岫。您把心给了我,那我们就永远在一起啦。你怎么想?是否怪我夺走了你的光彩?

植回应说,数十年我没有遇见你,数十年我都没有活过。神女说,这不一样。世人说我美,可我知道,我没有人类的灵魂。我一直怕会成为海上的泡沫,直到我看见了你的灵魂。它是一把凛冽的剑,又温柔,又舒展,又光彩,又意气。错置的前尘流水匆匆,我的灵魂今日显现人间。是为了你的青春与血泪而震动。

你让我握住了灵魂。神女继续说,你看,它正在笑呢。她捧出一个小小的少年郎。这个孩子穿着驰骋游猎的装束,清朗漂亮,沉默又温柔,他悄无声息地生长着,像漫天春雨潜入大地,晨起人们才看见花枝新的锦绣红芳。


神女隔开血管,滴上金色的神血,为少年郎做出一颗芬芳绚烂的心脏。她似有所悟,也咬破手指,血滴进少年的眉心。阿植,你是否仍为失去的家国而痛苦,那好,我送给曹国一个新的君主。他眼下虽然幼弱无依,得到我们的馈赠,能效有夏少康复国也未可知。

她又用这把刀割下一片云来,雕琢成白马的形状。我真的开始对人间感到好奇。神女说。现在,让我们把这个小孩子抛到人间去,看他在世上能得到什么。兴灭继绝,国之祯祥,就叫他为彦士。


神女拿出玉玺,对彦士说,少年人,收好它。彦士粲然一笑,拜别二女,捉起白马,降落人间,红缨闪耀,如流星飒沓。

见此情景,植一时哽咽无言,只是落下眼泪。她短暂的生命徘徊于凡俗的乡野之间,却终于握住天人掌心的花。于是全然顺遂自己的意愿,与神女同归于星河般灿烂的虚无之中。

此夜星光如昼,箫管数声。国人在凡间看到曹国的废墟上出现一个飘荡的骑士。

他身形年少稚嫩,然而骑术精湛,宝剑光耀,徘徊在故宫的离黍之中。也许是,人们猜想,旧时曹国的王孙,将欲以有为也。




(完)


注:

·ã€Šå·¦ä¼ ã€‹ï¼šå†¬ï¼Œæ›¹å¤§å­æ¥æœï¼Œå®¾ä¹‹ä»¥ä¸Šå¿ï¼Œç¤¼ä¹Ÿã€‚享曹大子。初献,乐奏而叹。酒始献也。施父曰:“曹大子其有忧乎!非叹所也。”施父鲁大夫也。

·é«˜è´µå…¬â€œæ–‡ç±»é™ˆæ€â€â€œäº¦æ–‡å¸ä¹‹é£Žæµä¹Ÿâ€å››èˆäº”入就是一个亿嘛QwQ啊对不起定王!

·ã€Šè¯—经·æ›¹é£Ž·ä¸‹æ³‰ã€‹ï¼šâ€œå†½å½¼ä¸‹æ³‰ï¼Œæµ¸å½¼è‹žç¨‚。忾我寤叹,念彼周京。”

·è¯¶ï¼Œå¤©äººå˜›ï¼Œæœè£…超前一点请大家原谅。

评论 ( 15 )
热度 ( 72 )

© ðŸŒ¸å¼ ç´«èŠ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