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

脑洞来源:http://music.163.com/#/song?id=515514740 真的很好听,凭轩涕泗流.jpg的那种好听ಥ_ಥ

浑如冷蝶宿花房,

拥抱檀心忆旧香。

开到寒梢犹可爱,

此般必是汉宫妆。


词客少年时隐居不仕,汗漫湖海之间,出则登山泛舟,入则留恋勾栏,尤喜天地高扃之日,风日晴和之时,焚香抚琴吟,诵白石道人暗香、疏影二首。

某一日,词客携酒访友,得绿萼白梅图,乃皇家画院所作,偶然流落人间,典丽工细,精雅绝伦。

当即辞友人入灵隐群峰中。是夜晴雪浮光,白梅如海,词客饮酒宿月下群树梅影之中,星河缭乱,凉风如雨。冷香袅袅绕绕,烟如舞腰。词客虽长于江南,而今才悉知东南的妩媚。

酣醉不知身之所在,恍惚有白梅花仙披月光云影而来,轻钗素环,霓裳飘举,净如碎雪,积似皱云。

梅仙自言久居江北,与词客陈说中州之美。汴京高显宏丽,百美所钟,清晏盛日,海阔河清。朱柳粉墙,细水流红,御院画图,难摹春风。

翌日词客与山中翠色最浓处醒转。回头山下尘寰,车马流水,花月春风,仿若汴州当年。

关于层叠冰绡和艳溢香融的喟叹终于走进他的词章,后来人说在灵隐的双峰之间流荡过他一生的无双妙笔。

那些故国的风流沿茫茫大江流进诗里,清水与白沙浸透书页。



后来词客变成了老人。画图在战火中遗失。

老人在雨夜寻破庙一宿,夜梦中恍惚见海上仙山。

海上烟涛迷茫,世说有仙山与天人,琼林丛生雪白的瑶草,麒麟凤凰,景星庆云,是人间希羡的盛世。

老人梦中,还是当年梅蕊。

梅仙来去无凭,眉目素淡如烟月消散的澄空。他只记得仙人额上花,白如琼脂,动摇明灭。

我一直在找您。我记得您的词笔。我的兄姊曾寄居在江南的户牖,而今都到天上去了。土地不再清洁干净,我们到江南来,原来想还能回去。

梅仙等待的,不是当年的词客。他看这位冷香逸韵的天人,所令人心神煎熬者,不过是在当年冷香中行远的时代而已。与其说白梅值得眷念,莫如那一点粉蝶深眠的心香可牵系临风半朽的老人一滴浑浊的泪。

我不会再回来。可是海岛升起的月轮上,我还会看人间。

梅仙微笑说,融化在今晚的月光里,比数十年的的开谢都幸福。

请等一等。他的须发沉入梦境中阴晦的海底。如果失去土地,梅花还能开吗?

可以的,梅花开在月梢上。

白色的仙影倏忽不见。海山上长鲸吞吐,楼船巍峨。花海漾起白色的波浪,剔透晶莹,玲珑飘转,过去的仙人群列而出,时间在枯朽的一瞬间丰润而充盈。

你可以悟了。他听见词客年轻的声音。

醒时缁衣如水,蛛丝悬牖。



评论 ( 9 )
热度 ( 39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