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穗🌾

无数金光的时间之沙在沙漏中流出金黄的线条,而沙漏如颠倒或正放的灯塔,成千上万依次叠加,排列成蜂房结构的巨大城堡。每一种谷物的种子堆叠成细长的纺锤状,在鲜花结束盛开和授粉后漫长的酝酿期间依照时刻的安排依次升降。旅客,将抵达金黄的田野之际,请呼唤生命之谷的母亲。

司掌农业的女神是大地的母亲,该表达式的另一种措辞即相比于玫瑰初绽的青年时发间丰盈的海浪的咸味,母性是另一种神性。因广袤而伟大,大母神才成为人类乃至诸神永远的依归。稻谷编织的城墙总在四季的代谢中重复从萌发到昂扬终止于垂坠的和弦,春与秋的色泽同时在夕阳下浮泛粼粼闪烁的金黄。在诸神居住的仙云宫殿,女神粗朴的长袍只有稻穗做精致的点缀,堂皇中朴素,而孕育甜美。

蜂房状的城市自身如其陀螺般的外表,自身是由春入冬的往复循环。所有植被的种苗镶嵌在城市粗糙崎岖千姿百态的砖石缝隙间,使德墨忒尔之城更加类似于孕育生命的摇篮,或者说——子宫的自然形态,即是女神之城。

生命由繁入简的回溯,老年人花白与僵直转换成柔嫩出生的婴孩,接着人类的生命回归自然涨落的海潮;大地的羊水照应潮汐的节奏,缓慢爬行于地球的母腹。母神必有作为生命延伸的一位女儿,落地即是人间四月的芳春,其少女时代的消亡则引来饥荒,严寒和干旱的巨大风暴。同样干渴的嘴唇亲吻土地狂怒的暴烈时,人不得不揭开那个经推导最合理的结论:婴儿的实质是母亲的冷漠。

她的甜美被幽冥夺走,大地进入寒冷的季节。这是我们的城市,所有食五谷饮淡水的凡人:有情与无情在弹指之间,初见被涂抹上离别,它们截然不同。


评论 ( 14 )
热度 ( 50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