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杯🍷

有死的凡人皆苦于迷惘。狄俄尼索斯来自凡人的胎盘诱使他追索这痛苦的根源。在被尊为狂野和欢乐的主神全部的神性中,他的母亲只贡献了微眇的一部分。其余的土地,割让给藤蔓,兽皮和葡萄发酵的酸性汁液。
酒神的城市即是他身体每一寸皮肤上如火般烧沸的狂热。或者说,狄俄尼索斯的追随者在形如青金和绛紫色长蛇的游行队列里所犯下的归因于狂欢节无限制酣醉的美酒的每一桩罪恶,它们如被撕裂的无辜路人喉咙与心管所喷洒的温热血滴般以残酷而艳美的形式散布在流浪的形迹中,从埃塞俄比亚,及至印度的远方。
世人不必追寻,狄俄尼索斯的城市消融在凡俗的手臂每一次高举美酒清澄的金杯。是的,您知道,这熟悉的字眼。虚无。这是狂野的迷惘,沉醉的放荡,紫红色香醇的舞步,金发而喜着豹皮的高贵神明,他与他在人间千年所接吻的每一个隐秘或大胆的信徒,除了死亡之外,唯一而终极的渴求。
酒浆封住神明的喉管,如第一次饮用那般令他兴奋不已。生命如果是悲剧,就应该有落幕时的华美与庄严。前世泰坦撕裂稚童身体的剧痛仍存在于今生的血液,与生命同样被毁去的,还有他曾被许诺拥有的万钧雷霆,唯神王方可御使。在伟大的放逐里,悲剧诞生了。



—完结。


评论 ( 31 )
热度 ( 51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