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陵

少年人与他的长安。

不寝听金钥,因风想玉珂。明朝有封事,数问夜如何。


初到长安时,他在长夜里握住黄金的锁钥,以戍卫的忠忱沁润夜间霜露。秋天金色球状的纤细花枝嵌在苍白夜雾之间,仿若宫廷中香烟供奉的至宝,因清明世界,承平无事不经意地抛洒人间如风如雨。

少年的青春多短暂啊,止于这座城市青苍的砖瓦。他在大唐广阔山水间烂漫的壮游,那时遇到的人风神皎洁,如晴夜清月;而梦想里持烛的年轻而口齿娇软的妻,圆转光照点醒他孤独的夜。

一眼一眼看过去,屋檐垂下一行凉雨。那些天上的风物映在雨后新虹的影中,朦胧的城阙比白日之下更深藏一种朦胧而甘甜的凉意。他所在的城市,是全天下最玄奥的迷宫。

少年人夜露润泽的诗笔,把长安温柔的夜色一一雕琢。他青色粗朴的衣襟饱蘸一个虹彩斑斓的王国,雄浑而工丽的风物延日月交叠的赤色缝隙流泻成沙,落尽长安的街衢则随风长成锦绣如堵。九重仙阙之上,帝居庄严,隐默,而不可揣测。翠瓦掀开夜色的帘幕,金柱玉门上香云浮动。门上紫檀色的纹路厚重,我不知他的手敲开怎样一个温柔醇美的理想,而后来人在银铃的敲击中,想绫罗与花雨缠绕的飞天。

少年人很快就老了。比起数百年衰老的华发,他的青春短过一晌。夜雨春酒之间,白发生长出第一根叹息。仍在夜风中,他听着时光在滴漏间远走。此生如凋零的春草,而理想与诗在凋零中化流萤映照山河的黑夜。

他一生与长安城的砖墙为伴,以诗歌填补残缺的罅隙。千年后的古城墙,镌刻一条盛唐的金线。

比他青春的葳蕤翠叶,少年人的老去尤为可爱;而长安从不凋谢,天风吹落唐诗的雨点。




评论 ( 29 )
热度 ( 99 )

© ðŸŒ¸å¼ ç´«èŠ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