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散

今天对我很特殊。我把它写下来,有人喜欢,是人的缘分;无人记得,是我的缘分。

现在可以说了,我永远都爱他。感谢您读。


黄初七年夏,文帝梦见有人梦中为他讲故事。

某些时候,他站在山上;某些时候,他与父亲站在一起。距离并不遥远,但不会更近。


托孤的臣子都来过了。文帝明白,他们都值得信重。他的太子沉静且见从容,先前的颤抖,不过是每一个收到命运褒奖的年轻人小心谨慎的第一次尝试。

最后只剩下抚军大将军。他们共同看了日影的推移。

臣逾越了。司马懿说,他探了文帝的额头。

他的手好像凉了很多。文帝这么想。而司马懿很快想要收回手,似乎被冰蜇了一下。可他终于...

2018-09-17

蜉蝣

丕植双性转,自认是彻头彻尾的HE(⁎⁍̴̛ᴗ⁍̴̛⁎)是(很早)之前 @陆淮秀_颍川水畔待君归 å§‘娘的点梗,希望不致令您失望~混乱地架空,借用了春秋时曹国和晋国的名号,硬cue了一把楚国,另外魔改了高贵乡公的身世= =总之有很多bug= =

因为之前的文里用了王女这个指代,未免混乱,这里王姬=植,神女=丕。预警:王姬当然得嫁人,但总之爱与沉沦都和这个丈夫无关……他和晋君的戏份一样多(≤三句)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â€


某一个春日,曹国的王姬由同母兄长送往南方的宫殿。

——我一直看得见,护持在山林和水...

2018-07-07

莲影

——莲影如植。

他们非常相似,像魂与影交叠,红与白的芙蓉在后建安时代凋谢,既接吻又缠斗。 

注:【架空,植性转】本篇仍然符合我小时候对王子和公主必定是一对的误解。当然,可以看作童话。


首先请想象一方宫殿,我不记得它每一个曼妙的细节;只是黑色砖石与汉魏时的斗拱飞檐,它们总能在想象中结合得庄严,古朴而圣洁。然后想象汉末的州府划分中有一座曹州,因为汉代制度的遗存,我们可以钻这个空,说曹州是自成一国,且将诞生光寒天下的王者之剑。既然无人对此表示异议,它就这么存在着,直到有人发现它的存在悖于现实的记载。

曹州的牡丹是很美的,旧时相当有名。曹州仍留存古时培育楼台牡丹的秘...

2018-06-14

针神

和一个丕植脑洞相关。提前铺垫。但正面出现的只有小薛和文帝。不合适的话就删掉tag_(:з」∠)_我终于用了北堂书钞黄粗八年的名梗QwQ


薛氏在整理入秋时要密封的草虫。蝉鸣叫的音调已经达到顶点,再晚一些就失去甜美流畅的韵致。芍药过早凋谢,她已经错过了腌制的最好时间,只希望她们仍能成为平整鲜艳的花纹。

宫人说天子召她。黄初年间,薛娘入宫时,天子已经是魏文帝。后来在江湖间游荡,她常常想,他们最后的相对,可比拟魏阙与江海的距离,与初见时一样遥远。

文帝轻而浅的声音从玉阶上传来。我要看你的织物。


薛娘安详地垂下眼眸。要看清对面的人,她失去了最后一次机会。薛灵芸早已谙熟这个流程,...

2018-04-28

绿衣

少年时的曹丕偶然间与不同时代的自己对话。他更年少的弟弟,曹植,在浅草和碧树簇拥的春天里等他,牵着他在风中飞扬的衣角,稚嫩的手抚上仍然轻颤的弓弦。哥,你怎么又不带我。他说,骑马是一件重要的事,你怎么不好好练习。曹植自觉无法回答,撒娇说,你嫌我惫懒,就多教教我呀。

游猎的绚烂日光在进入室内时与他作别。他对镜更衣,看见许多似曾相识的脸。最年长的对他微笑,看得出来这笑容真是用尽全力,显得颇有些古怪。最年少的比他高一些,抱怨说,我撺掇子建去找你,他怎么这么慢。好了,穿着冕服的那个说,你坐下。我们的时间不多。


曹丕先接见了黄初七年的帝王。你的猜测是正确的,死亡独特的节奏和韵律,对他人或许陌生,但我...

2018-04-26

桃夭

鬼魂丕植。没有赶上愚人节啊。让人承受本不该他受的命运,我觉得是很残酷的故事,慎读。洛阳的时间在正始之后永嘉之前一段桃花最盛的日子,有相关人物。


洛阳公布了一项法令,禁止人们将血比作桃花。原因是桃花这个词在近些年来使用太过泛滥,容易导致中古汉语系统的紊乱。后来干脆把桃字禁了。

后来又有人附会说是献王桃符的名字天下称美,教他的名字改得难听。可那时候司马攸并不以桃符二字知名,这个故事因为流行在晋初,人们也不加详考。

王戎在凿果核。消息传来,他说,我只怕不能凿血子了。这么看,王戎也是个从容诙谐的人。他本来熬出桃花的蜜浆,转眼成了红血的咸涩。他眸光如电,烂然五色,迎战正午的高阳。太阳...

2018-04-04

终局

给读到这里的您:很抱歉的是,我有些比较麻烦的事要忙,大概消失的时间可能有一个月,更短或更长。复试的名单没有出,说到底我在为一个未知的命运辗转反侧。希望四月的暖春能早些来。

本文是关于去年写的丕植文投簪和尘缨的后续——我想他们总会相遇的。其实也根本没什么必然联系,并不影响阅读。我本不该写这个,但我突然很想。我想知道人在绝望的世界里有怎样的魂灵。关于“陈王”两个字,只是我喜欢这个称呼,并没有特别的意义。再看时我觉得自己写得非常笨重、而且浑浊,抱歉。


鱼游进了陈王的眼睛里。它灰色的圆眼看着陈王和他行走的世界。这个行人眼睛黯淡,暮霭沉沉。死去之后,他坠入一个灰色的迷津。...

2018-03-07

白露

迟到很久的新年快乐!我期盼并祝福这一年的欢笑。

这篇是真·æ¯«æ— æ„ä¹‰·è¯­æ— ä¼¦æ¬¡·éžå¸¸è¾£é¸¡·è°ˆè¯èŠ‚目。引用了《王仲宣诔》《洛神赋》《古歌》《有所思》。没有女性角色,只有闺怨(应该说代言体)。

建安二十二年春正月二十四日(2月17日),也就是陈徐应刘染疫而亡的当年,王粲从曹操征孙权,途中病卒,终年四十一岁。所以谢庄《月赋》说王仲宣吟咏月色以安慰陈王植因应、刘去世而哀伤的心情,且在浪漫高远的秋夜,是一个虚构的文本。篇末附原文。


王粲来时,曹植在为一篇新诗而苦思。他们相隔一湾黑夜的海,而临淄侯遥遥地伸出手。仲宣!...

2018-02-20

荒城

曾仰卧于同一个子宫里的浩瀚汪洋,他们注定越来越远。爱恨灼过的灰烬刻在相似的脸上,他用母亲的脐带绞杀了他的兄弟。

厮杀的头颅出自干将莫邪的故事。


黄初二年,安乡侯在梦中见到新任天子。曹丕磨一枚钱,像打铁匠握着生锈的刀,或侠客找十年一遇的兵刃。不是对着明月山川独自打磨毕生的杰作那般阔大明朗,而是摩挲心上疤痕时细细碎碎欲罢不能的痒。他们已经许久未见,在现实,在梦中。曹植又一次清晰地明了,磨钱的人,是他的君主,他的命运。见证曹丕与自己相关的哀乐,这是他的痛苦,这是他的欢乐。磨了许久,钱上文不灭而愈明,曹丕收起铜钱。他决定要杀一个人。他将献祭生命完成一场刺杀。子建,我有些害怕,他柔声...

2018-02-11

玄塞

幻象和现实里的子建用陈王和曹植区别,只有陈王是活着的人。“曹子建悲歌行绝塞”是《反三国志》的终章,它显然是作者出于对演义感到不满的愤激之作。我们不看这本书骨骼清奇的情节,只是借用它的结局:天下归汉,美人薛氏为文帝满斟毒酒,而志在复兴的曹彰在塞北找到曹植的行迹。作者认为子建在“罪恶”的曹魏政权中非但最无辜,且是一个受害者,故让他来传承曹氏的骨血和文脉。然而比起所谓的胜利,我总记得丕仰药、植放逐的浪漫和残缺。


没有人知道陈王是何时来的,这个沉沦的旅人在半夜舍舟登岸,迈入塞北的芜秽。群山未压住他迅速消逝的黑影,随即这影又淹没在苍灰皲裂的泥沼。他路过塞北的第...

2018-02-02

这是叫点梗咩

冒昧占一次tag


我这个文废竟然有50follow了!感谢厚爱!先惶恐一下,正好经历了人生一场巨大且难以弥补的失败(笑),赶紧过来写啦。毕业年也很忙,会尽量更的。

四个想法,大家有偏好吗:

1.司马宣王 â€œåœ¨ä¸€ä¸ªä»Žç”Ÿåˆ°æ­»çš„世界里找一个死而复生的人”……

牡丹的培育历史

2.陈王四种 å¤§æ¦‚能有四种……

红枣的种植技术

3.永始台 è§†è§’是薛灵芸 ä¸»è¦éƒ½æ˜¯äº›æ–‡çš‡å¸ç›¸å…³çš„真真假假的女性角色吧……

疑似百合

4.蔡女胡刀赋 åå››å²çš„曹丕和蔡琰关于刀剑的故事(座谈会) åªæœ‰ä¸€ç‚¹ idea……

疑似写起来会显得很穿越...


2017-12-26

尘缨 (六) 铜雀



“梦断三生白骨禅。不堪重数少年游。”

直到他无疾而终的二十年间,曹子桓寄身梵刹,誊写经文,闲读贝叶。他没有留下什么文字,只有堆积的书卷记录着在日影变化里忽短忽长的岁月。其实这而二十年并没有除了注定终结的等待之外多余的意义,他的思索早已在长江寥落的舟楫上戛然而止。

晨昏不变的梵钟响时,他想起陈王年轻的形象。“这里不是归处。我是为你才来的。难道不随我一起走吗?”少年人最可爱处在此。即便他的胸怀像海一样浩淼,雄心像箭一样飞腾,万物都作尘埃野马,看向情人的眼光却热忱一如既往。你还不明白,我们没有归途。在提笔的瞬间,就注定了你我的远离;至于你能拥有的只关乎文章,外加史册里一点微末的名声。

他一笔一笔重逢前生的...

2017-06-16
1 / 2 ▲

© ðŸŒ¸å¼ ç´«èŠ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