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侣

纵有邻人解吹笛,山阳旧侣更谁过。


再经过山阳的旧居时,向子期一路见许多随落日西归的白衣少年,而城外的山路上浮云幽晦。少年也学会了他在洛阳见过的风流,声音悠长而清朗,唱一些流水与高山的词句。他没有再看,车驾的移动比心情快上许多,在空茫雪上碾出轧痕。

向秀凭记忆独自找到荒废的竹林。时序的变换没有动摇篁竹亭亭的翠色,可是他触手抚摸多年前共赏的枝干,那些因故地重游而生的凄楚又涌上来,淹没仅有的喜悦。有一天竹减去了青葱的细叶,原来它会比冰雪更硬。

林间竹影吞没了太阳。他一径向深处去,翠色愈浓,好像含着一口欲化的春天。

竹林的深黑色像墨水画的孔洞,空寂地瞪视过路的时间,展...

2018-09-15

板桥

原诗无关,纯为附会。

清江一曲柳千条,二十年前旧板桥。


长庆四年,刘禹锡在夔州。

故人的书稿,已经收集整理完毕,大约可以作序了。对于文集的序,他有了一些灵感。这篇文章,他总是在想,替换过无数洪亮而浑厚的开头,演算过每一个句读产生的顿挫节奏,但还是没有落笔。后来人翻开柳生的集,第一件事,要读他的序。他要怎样去说,那些未曾见过柳生,也不能目睹他音容的人,才能知晓他为人的忠厚,处世的坚贞,作诗的妙手,以及上顺天道,下应山河的文章呢?

他与柳生的亲厚,世人不能比拟。因此评价故人的词笔,好像与那一个自己分离。柳生停留在过去的时光里,最适合做他们一生心气的代言。而他离当年的长安已经...

2018-07-05

木兰

昨天抄了诗,怕嘴笨,说不清楚,补充下。


虽然不懂唐史,还是想与您说一个人。

不知为何,柳生总给我一种大美人的感觉,想到他时,便自然想他容色之美。或是因为他的姓名和出身,要么就是因为他的诗歌与文章。我想,美人以方君子,大约是道德之美吧。柳氏自作文吊屈原,称先生之文不可得,故仿佛其文章;推而比之,读柳生诗文,而想见其形容,差可仿佛了。

全诗如下:

破额山前碧玉流。

骚人遥驻木兰舟。

春风无限潇湘意。

欲采蘋花不自由。


原题《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写于柳州,则骚人兰舟,潇湘春意皆为所酬对象而言无疑,抛开这些看,我想任何诗的抒情主体永远都是诗人自己。...

2018-07-04

梅雨

翻柳子厚集,一翻就到《梅雨》,遂作。 


黄昏时我在雨热的滑腻中想到柳生汗湿的头发。白日尽落湖中,生起丝缕牵连不断的寒芒,灼人泪下,像他审视自己生命的眼睛。他割开将至衰竭的湖面,仿如赤手切一块冰,在元和的第十四年。

少雪的柳州,霜寒如生命将尽的预示,纹入无法回转的沉疴。在梦里,他性格中屈强的部分仍然支配意志的行走,欲握住寒江上千万冰封的孤独。血在手掌上粘连一片殷红,像易逝的晚霞堕入昏茫长夜,急转为飒飒雨雾。

那是岭外挥雾的雨。青草又一次萌出湿润的绿,延及江边如思念追远去如电的江帆。


今日收到梦得的音信。他含笑说,对一个旁观者,你、我,或者雨,或者天空。我总觉得...

2018-07-02

青鸟

新年快乐!希望明年有好运气。


他二十一二岁的时候,到柳氏的宅邸去。

柳子厚像是话很少的那一类人,吃荔枝就只是剥荔枝吃。他把袖子卷了几折,坐在那里,绿鬓红袍,绛纱囊,水精丸,是很衬长夏消闲的配色。

杨梅累累如玛瑙,吴盐鲜洁皎白远胜冬雪。梦得不爱佐盐,一气吃了三个。见梦得呲牙的样子,柳子厚笑说:这个酸牙的。酸得有波澜。梦得说,比一味甜的好些。

他拈起荔枝扶疏的绿叶,气定神闲像虚持着一把利刃。一握青蛇尾,数寸碧峰头。疑是斩鲸鲵,不然刺蛟虬。


他们后来再见面时,柳子厚在篱边种了怒放的菊花,粉红灿黄,绚烂如霞,凝聚了整个秋天的风霜。菊花并不难养。晚岁毗邻而居,我们也种一些。...

2017-12-31

嘉树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柳生。他带着斗笠,衣上挂满巴陵的雨,已经在暮春的湿意里抽出绿芽。他频敛的眉头依然像雾色朦胧的远山,紧抿的唇线写着永远不更改的意志。我想问问他的女儿官奴好不好,柳州的柑树结果了没有,可是看到他的眼睛的一刹那,我想起永贞年间的南风吹暖了马蹄和浅草,在临歧分袂时,我已经把一生一世的话都说尽了。而今这些只在梦里,我除了等待多年后整理遗稿外无可用心。他把盏的手、沉思的眼睛和慷慨的言辞都像昨日的映像一样清晰,就像两晋的笔记里说的一时似玉,谁知道这一辈子有这么多的寒江垂钓、手植黄柑和瘗骨他乡呢?柳州的棺木很牢固,可保百年,但毕竟是瘴疠之地,只有秋来九月的山峰像尖刀一样隔断思念的情绪。我站在...

2017-12-26

© ðŸŒ¸å¼ ç´«èŠ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