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

——等闲伤情可相同?

我总有一天是要写他的。哪一天,都可以是今天。

大约只说了他的词。标题截取自《清平乐·åˆ«æ¥æ˜¥åŠã€‹ã€‚

推一首BGM:清平误。转音很妙啊,听了好久。

附:李煜词


在新王朝前硝烟缭绕的时代里,词客曾有另一个名字。他曾为很多人停留;某些人可依偎的肩头,某些人晨昏定时的祝祷,某些人的心许,某些人的叹息。而今他为寒夜停留,因这一弯清月如故国的春秋勾留他残留尘世的魂魄。那些最初在他心上勾留的人,仿佛在无尽的时光里等待;他们在寒夜里筑起一幢记忆的广厦,使他的登临即是春天,又是秋天。在呵手的暖意未苍白着散去之前,他见到芳春的流水;漫长的怅望的眼光...

2018-10-13

襄阳

年轻时宫廷剪裁精致的天空,构筑他光与影缠绕的戏剧。他的双眼直视日光凝铸的琥珀,细丝沿斗拱莹亮地飞逝;在透视了万国之外天穹的线条的切割下,宫墙的朱红在眺望江南时消失不见。

行乐的长卷中桂楫兰桡,河水点染落英的余香。他抬眼再看时,她的眼光已垂下去。颊上匀净的粉多腻了一点艳红,罗裙的葱绿色胜昔年春草。

杏子在盘中刚好熟透,带酸的微香迢递传来。她腕上宝石缠在金丝的灿黄里,那是一夜过芭蕉凉雨的、茂如芝草的紫。

他秋毫可视历历可辨的眼睛,在长河静寂的瞬间折戟沉沙。钧瓷在退却的烈火中开了无数片;幽夜昙花,自开自谢。日光已成了枯朽的钻石,他的笔捉不住画上未着色的花鸟。

她是否真的笑过;笑是否有声音和颜...

2018-10-08

画册

——我想写长安组曲与洛阳画册,前者随秋风碎在渭水上;后来记忆的断续连成奔马的白毫,洛阳的一切在他梦中。他值得去爱,如洛阳应该被铭记。

灵感来自安徒生童话《没有画的画册》。他写的真好。透过莹蓝和暖黄着色的彩窗,我见昏黑和闪亮的、照射在北欧建筑弦上的日夜。

想到谁,就写了谁。人物索引(请允许我补救🙈)


【第一章·è‡ªæ­Œçš„众生】


  • 黄初元年


在不能安睡的晚上,皇帝会想起月光朗照的源头,城门上不眠的月亮。月下有无数呼吸绵长的生人,此刻为明月所统治,白天聆听他的光芒。他们分享一种值得被历史学家记...

2018-10-01

云散

今天对我很特殊。我把它写下来,有人喜欢,是人的缘分;无人记得,是我的缘分。

现在可以说了,我永远都爱他。感谢您读。


黄初七年夏,文帝梦见有人梦中为他讲故事。

某些时候,他站在山上;某些时候,他与父亲站在一起。距离并不遥远,但不会更近。


托孤的臣子都来过了。文帝明白,他们都值得信重。他的太子沉静且见从容,先前的颤抖,不过是每一个收到命运褒奖的年轻人小心谨慎的第一次尝试。

最后只剩下抚军大将军。他们共同看了日影的推移。

臣逾越了。司马懿说,他探了文帝的额头。

他的手好像凉了很多。文帝这么想。而司马懿很快想要收回手,似乎被冰蜇了一下。可他终于...

2018-09-17

旧侣

纵有邻人解吹笛,山阳旧侣更谁过。


再经过山阳的旧居时,向子期一路见许多随落日西归的白衣少年,而城外的山路上浮云幽晦。少年也学会了他在洛阳见过的风流,声音悠长而清朗,唱一些流水与高山的词句。他没有再看,车驾的移动比心情快上许多,在空茫雪上碾出轧痕。

向秀凭记忆独自找到荒废的竹林。时序的变换没有动摇篁竹亭亭的翠色,可是他触手抚摸多年前共赏的枝干,那些因故地重游而生的凄楚又涌上来,淹没仅有的喜悦。有一天竹减去了青葱的细叶,原来它会比冰雪更硬。

林间竹影吞没了太阳。他一径向深处去,翠色愈浓,好像含着一口欲化的春天。

竹林的深黑色像墨水画的孔洞,空寂地瞪视过路的时间,展...

2018-09-15

琴心

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


他记得日暮晚钟里听过的琴,跨过溪涧送风共同寻访的隐士。在他未见过长安的宫阙时,已在流水杂沓与浩荡松风中听过了京都所有的声音。沽酒的脊背弯折的老人,酒瓮的边沿飘过细如羽毛的虹霓;阳春光照无垠,太阳燃烧时兹兹的响——它深知它即将灭亡;以及那些惯于缄默的红妆少女,金盘上捧累累如玛瑙般红的樱桃,纤细的足音在玉阶上汇成整齐的涡流。李君的弦忽然停了。他回神见孤鸿的徘徊,林木比往日更深。他们同时蘸透了长安。

他发觉自己结满了露。这种寒夜的霜白即是不需劳动唇舌的送别。李君未曾说透或者不必去说,斗酒自劳,放迹红尘,行觞玩月,刃如霜雪。那些城市里表演的悲欢,容纳...

2018-09-11

青苔

古人白骨生青苔。

如何不饮令心哀。


朱寿在江南等一树花。

这一种白色而无香的花,从枝柯到嫩叶,每一寸的生长与衰老都很复杂。

有多少死去和活着的人看过花。这些眼光顶住它蓓蕾的舒张;即使它不在意,眼光仍然存在。

这不过是花,今年开,冬天也就死了;人人都知道。每年落花时,可谁能不去看。世界上有许多人疯了,也有人永远都不会疯。疏狂在前者的唇边,光明在后者的心里。真是可惜。他想要的都分了去,留下铺着黄褐色土地的广袤疆土,与水田里抽穗的稻。

那些人口称万岁。他早年听不惯;后来就不管了。

花没有开,他感到失望,也很清醒。

江南似乎只有水。他从京畿的山脉离开,渐渐踏入灯火下的烟...

2018-09-08

朱红

我确实最喜欢朱红色。像小粒的珊瑚珠儿似的红果子磨碎了,这磨碎的又像是一片心。同样殷殷红的,手掬一捧风时比野草还轻些,这一点钗环沉沉躺在手中,却好像托着十九层黄金的巍峨楼台。

朱红色的果子与宝石耳坠在画师笔里用的是一般细腻的朱砂。因为与血肉的颜色相似,好像也有血的浓烈和暧。但凡见了这颜色,他心里总不能忘却。做模特儿的宫人未必有浓烈的眉目,她与时光一起淡去;暖黄色让给背景里爬满花枝的红。在宫殿里穿行这许多年,少年的脊背也垂垂将老,不能再取笑画架弯曲的腿,几时能分到一缕朱红的影?流落江湖间,若要一生记得宫阙的红色,似乎又太过沉重了。那时候他会知道,——这蓬头乱发的老者,面临山居四面的翠色:无论被分...

2018-09-03

刻石

阿房宫在赋学与考古学上构筑了不同的模型。

赋学的部分交给一个以夜泊和簪花知名的雕塑家。以伤春的刻骨诗意镂出半空中檐牙高啄,因建造空中楼阁而废旧的青烟勾出发鬟和衣袖,它们沉下来,然后是辞楼下殿,朝歌夜弦。

再然后,他收束了雕琢的笔。阿房宫的地基以考古学的意义复现。

在日与月光照范围的交集之内,生长与一切光相敌对的纯黑。

地基与冕旒的垂直距离无法得到精确地丈量,而一卷碳化的竹简替我们做了选择。

在至今唯一可信的推论中,有这样的事件:置酒咸阳宫,博士七十人奉觞上寿,悲来无端,人莫知之。


司马迁写一部书,是很难的。更不要说这么好。在那个时代,打仗也是很难的。这就是我对旧时代的全部记忆。...

2018-09-01

明月

哎,要开学了喏ಥ_ಥ感觉是龙潭虎穴……不知道未来的生活将发生怎样的裂变(你够==,这篇就作为一个比较高昂的暂停吧(也许明天就又出来了(*/ω\*)

武宗/文帝 å‰åŽå³é¡ºåº ä¸é€†ä¸é€†

全程尬聊预警。

关于口音啊,异世界的细菌啊,为什么大街上没有人表演三国演义啊,这些bug我都无能为力……看得过得去就好哈(´â–½ï½€)

太宗=成祖=朱棣

想唱的和真的唱了的以及吟诵出来的歌~诗~都是引用的,我就不注了。

 @鲸峦_  @星球定制  @Lenaya  @朱否 ...

2018-08-31

弹棋

@鲸峦_ å·æ‡’瞎改,圈起来都有点不好意思(/ω\)


魏文帝善弹棋,谓天下无可比者。宫人颇习之,以金玉钗钏戏于妆奁之上。为五官将时,尝败于一美少年。少年笑曰,卿果为曹子桓否?上马横槊,下马赋诗,我亦知之,今始见矣。帝大异,复邀之弈。绿鬓灯影,不觉至曙。


正德时,宫中尝得魏宫玉石弹棋局一副,上爱之甚,谓邺城风流作土,而玉局宛然。寻古弹棋残谱而不得。偶梦寐间悟之,以葛巾拂棋,发无不中。后镜奁尘满,青苔埋没,古艺竟不传。


2018-08-30

九江

忍剪凌云一寸心。


深秋时的梦中淤积季夏时野草遭烈日焚烧的热度。他无法时梦境逃离眼前的灰暗而闯入风采,飞花和春风折柳,眺望着阴云吞没每一个落日余晖的傍晚,去想象一个同样卑湿的江畔。有水,有逐臣,和融化在雾气里的叹息。一座河流是另一座的复现,在每一个带着失落离开皇都的臣子眼前展开肃杀的青紫色,在堕入淤泥和死亡之间选择前者的幽魂曾经徘徊的汨罗江没有区别。青虾的虾线乌黑流畅,在水中吐泥。螃蟹聚集浅水,壳上有一个神秘的微笑痕迹。连水中鱼虫都如此可恶地滋长,何况江面上吞吃旅人的黑浪与恶蛟呢?

通州的黄土难道没有垒过当年白帝城翠华的宫殿,而今只是感应四时的节候重复冰封和积雨。他...

2018-08-26
1 / 5 ▲

© ðŸŒ¸å¼ ç´«èŠ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