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

让我对你说一座城池。一六四三年的北京。


她曾多次陷入睡眠,梦里光影缭乱。醒时慨叹死亡的缓慢,盖一件薄于蝉衣的芦花。面纱之下,是她拣择过半夏白芷的眼睛。

红日熟透的血色,沉没在白塔顶端逐渐暗淡的光。日落后薄暮的鬼影,渗入城墙的肌理。冰封三尺之下的,“永乐”的城墙。


空气中还记录着他们死前的动作。小偷在任何一座百年繁华的帝都都未曾禁绝,此刻伸手欲接同伴抛上房梁的包裹,偷窃的喜悦还在他睁大的双眼之中;即将赴任的官员舍岸登舟,只眺了一眼天尽头水车咿呀的江南;客居的行商案前反复长叹而不肯落笔,家书里唯有长诀二字;一对新婚夫妇,合卺酒饮罢,还未许百年的誓约。

然后啊,鲜红的、腥臭的血水滴落...

2018-12-10

春星

真希望有人吃啊!是很有趣的一对ww


黄生暮夜在马上。夜里雪很大,马相非凡。他本来是三十三个人,不是一个。他们无法骑马,只留一个太白楼上赋万古诗章的白袷年少,孤魂浮泛雪海,捉住马的白鬃。

如果用小说笔法来写,就是:鹿菲子梦马,时洪生在侧。马喘,汗雪,黄持马鬃,游雪林琼阙之间。马疲,蹴之,不觉梦醒。洪亦起,相对不一言,数帘外星。

马的嘶喘纷飞化雪,夺一口喉间热气。

冰雹的散弹嵌进肉里,他竟然是一个活的凡人。


而洪生的记忆画图难足。蓝衫沉重如北斗星的陨落,已覆盖那人肺叶贫弱的空洞。

星桥独立间,蓝色的阴影阔大如海。在黄仲则嶙峋的十指里,有一具诗歌...

2018-11-30

平生

千金剑,万言策;平生事,两蹉跎。

极度OOC!极度!不是BE,不是(。ì _ í。)


从前仙山上的弟子有两个。

大师兄特别厉害。小时候诵六甲,观百家;后来学击剑,读兵书。小师弟常常看他,特别钦佩,特别羡慕。真希望自己也能这么厉害。他出神地想。

山上松风如醉,黄鸟交鸣。碧溪白雪,浪花比少年人还要自由。大师兄舞剑的身影在岩石间缭乱,月光下白衣似白日皎洁。剑光三尺湛如秋水,剑意却纵横千里,浩然无穷。

小师弟未见过天下,却觉得所有天下人中,唯有他配着白衣。

小师弟捧着满怀的书,夜夜从溪涧松声里经过。他们常常分享彼此的喧嚣和静默。小...

2018-11-09

乌鹊

算是……魏王与太子的粮食向吧。还有子修啊,文烈啊,子丹啊,是文帝宗族之内的情分吧。

觉得最近文笔变烂了,可能是寒冷打击的降智debuff吧……对不起请稍忍一忍_(:з」∠)_

一切建立在虚构上:if短歌行是在譬如建安十三年的戏剧化的场景下被创作。


曹丕随他的父亲到战场上去。开始时他特别年轻,后来逐渐长大;他吟咏过草泽间残破的红缨,也曾怀抱一颗破损的头颅,细细拼凑它含笑的生貌。将令传来时他正恍惚,指尖摩挲它空洞的眼眶,想象也许曾有乌黑的眼睛。

无名的白骨,也许却是旧人。偶然闲步于新成白骨废墟的战场,清理骸骨时,他无端这么想。

官渡当年的柳树,想必是密叶流光...

2018-11-06

华亭

给 @洛川 ã€‚

不讨论太康之役后二陆具体去向。


陆云记得逐渐隐没的山色,与草木为等待鹤的巡游而颤动的枝梢。他们在故乡也曾有漫长的分离,而分离的缘起与始终也像鹤的来去一样,在心间为他播下失望的泥壤。

兄长的遥远和亲近是并生的,在江东和洛阳。陆云逐渐波澜宏阔的时间里,兄长的气息温热却难以追逐;而他总翻开往事的杂草,回望那个在华亭幽隐的,二十岁的陆机。神思还未回到那片霜白的天幕,却阻隔于庭前萋萋之草。

他们已经分别许久,而即将分别更久。


吴亡后,士衡在旧里读书十年,常见当地野鹤栖于门前。陆云记得画了明月的窗牖,寂寂寥寥的林间小径,以及书简里缓卧轻...

2018-10-29

建安

前文的一种变体。

范围涉及而不超过世有定论的三曹七子。

曾经想用柏拉图的《会饮篇》来写,嗯ಠ_ಠ会有的,会有的。


太和六年,陈王植在萧瑟北风中离去,鱼山的草木成为他最后的封土,此时曹魏王朝还在巍巍赫赫的初始,而距离声律论最为可信的发明者沈约的诞生还要等待二百零九年。曹植作为世所共知的最后一位建安的作家,其死亡也标志着在历史意义上终结的建安时代迎来文学意义上的终结。

回顾邺下作家群体的每一位成员,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为一场大疫吹干生命血色的陈徐应刘,还是在书信中悼念四人离去的文帝曹丕,没有一个人如当时人所期盼的那样在人间留下徘徊的魂影。毫无疑问,在反复的回忆中,曹植应怀...

2018-10-22

鱼山

不好意思,昨天还说没有idea,然后跟 @星球定制 è¯´æ—¶ï¼Œå¥¹è¯´é˜¿å…„教阿植认字,突然想到了这篇丕植。所有引用皆出自陈思王的作品。


我听说东阿的侯王在整理他的文集。

我与东阿的月亮交换了升落的轨道。在这之前,我也见过邺都、鄄城和雍丘的月亮。


我看见陈王植整理自己的文集。他从山上回来,梵唱犹在耳际,清晨的蝉已经死去。

我看见陈王双手捧住微弱的一团光。


他如此珍惜这火焰,如暮年的老者珍惜每一轮不回顾的夕阳。

他的故物在箧笥中与蛛丝为伍,检点时又冰封于心脏的尺雪。

他的岁月被忘却,如一瞬飞扬的路尘,春草埋没游...

2018-10-19

清平

——等闲伤情可相同?

我总有一天是要写他的。哪一天,都可以是今天。

大约只说了他的词。标题截取自《清平乐·åˆ«æ¥æ˜¥åŠã€‹ã€‚

推一首BGM:清平误。转音很妙啊,听了好久。

附:李煜词


在新王朝前硝烟缭绕的时代里,词客曾有另一个名字。他曾为很多人停留;某些人可依偎的肩头,某些人晨昏定时的祝祷,某些人的心许,某些人的叹息。而今他为寒夜停留,因这一弯清月如故国的春秋勾留他残留尘世的魂魄。那些最初在他心上勾留的人,仿佛在无尽的时光里等待;他们在寒夜里筑起一幢记忆的广厦,使他的登临即是春天,又是秋天。在呵手的暖意未苍白着散去之前,他见到芳春的流水;漫长的怅望的眼光...

2018-10-13

襄阳

年轻时宫廷剪裁精致的天空,构筑他光与影缠绕的戏剧。他的双眼直视日光凝铸的琥珀,细丝沿斗拱莹亮地飞逝;在透视了万国之外天穹的线条的切割下,宫墙的朱红在眺望江南时消失不见。

行乐的长卷中桂楫兰桡,河水点染落英的余香。他抬眼再看时,她的眼光已垂下去。颊上匀净的粉多腻了一点艳红,罗裙的葱绿色胜昔年春草。

杏子在盘中刚好熟透,带酸的微香迢递传来。她腕上宝石缠在金丝的灿黄里,那是一夜过芭蕉凉雨的、茂如芝草的紫。

他秋毫可视历历可辨的眼睛,在长河静寂的瞬间折戟沉沙。钧瓷在退却的烈火中开了无数片;幽夜昙花,自开自谢。日光已成了枯朽的钻石,他的笔捉不住画上未着色的花鸟。

她是否真的笑过;笑是否有声音和颜...

2018-10-08

画册

——我想写长安组曲与洛阳画册,前者随秋风碎在渭水上;后来记忆的断续连成奔马的白毫,洛阳的一切在他梦中。他值得去爱,如洛阳应该被铭记。

灵感来自安徒生童话《没有画的画册》。他写的真好。透过莹蓝和暖黄着色的彩窗,我见昏黑和闪亮的、照射在北欧建筑弦上的日夜。

想到谁,就写了谁。人物索引(请允许我补救🙈)


【第一章·è‡ªæ­Œçš„众生】


  • 黄初元年


在不能安睡的晚上,皇帝会想起月光朗照的源头,城门上不眠的月亮。月下有无数呼吸绵长的生人,此刻为明月所统治,白天聆听他的光芒。他们分享一种值得被历史学家记...

2018-10-01

云散

今天对我很特殊。我把它写下来,有人喜欢,是人的缘分;无人记得,是我的缘分。

现在可以说了,我永远都爱他。感谢您读。


黄初七年夏,文帝梦见有人梦中为他讲故事。

某些时候,他站在山上;某些时候,他与父亲站在一起。距离并不遥远,但不会更近。


托孤的臣子都来过了。文帝明白,他们都值得信重。他的太子沉静且见从容,先前的颤抖,不过是每一个收到命运褒奖的年轻人小心谨慎的第一次尝试。

最后只剩下抚军大将军。他们共同看了日影的推移。

臣逾越了。司马懿说,他探了文帝的额头。

他的手好像凉了很多。文帝这么想。而司马懿很快想要收回手,似乎被冰蜇了一下。可他终于...

2018-09-17

旧侣

纵有邻人解吹笛,山阳旧侣更谁过。


再经过山阳的旧居时,向子期一路见许多随落日西归的白衣少年,而城外的山路上浮云幽晦。少年也学会了他在洛阳见过的风流,声音悠长而清朗,唱一些流水与高山的词句。他没有再看,车驾的移动比心情快上许多,在空茫雪上碾出轧痕。

向秀凭记忆独自找到荒废的竹林。时序的变换没有动摇篁竹亭亭的翠色,可是他触手抚摸多年前共赏的枝干,那些因故地重游而生的凄楚又涌上来,淹没仅有的喜悦。有一天竹减去了青葱的细叶,原来它会比冰雪更硬。

林间竹影吞没了太阳。他一径向深处去,翠色愈浓,好像含着一口欲化的春天。

竹林的深黑色像墨水画的孔洞,空寂地瞪视过路的时间,展...

2018-09-15
1 / 6 ▲

© ðŸŒ¸å¼ ç´«èŠ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