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册

——我想写长安组曲与洛阳画册,前者随秋风碎在渭水上;后来记忆的断续连成奔马的白毫,洛阳的一切在他梦中。他值得去爱,如洛阳应该被铭记。

灵感来自安徒生童话《没有画的画册》。他写的真好。透过莹蓝和暖黄着色的彩窗,我见昏黑和闪亮的、照射在北欧建筑弦上的日夜。

想到谁,就写了谁。人物索引(请允许我补救🙈)


【第一章·è‡ªæ­Œçš„众生】


  • 黄初元年


在不能安睡的晚上,皇帝会想起月光朗照的源头,城门上不眠的月亮。月下有无数呼吸绵长的生人,此刻为明月所统治,白天聆听他的光芒。他们分享一种值得被历史学家记...

2018-10-01

云散

今天对我很特殊。我把它写下来,有人喜欢,是人的缘分;无人记得,是我的缘分。

现在可以说了,我永远都爱他。感谢您读。


黄初七年夏,文帝梦见有人梦中为他讲故事。

某些时候,他站在山上;某些时候,他与父亲站在一起。距离并不遥远,但不会更近。


托孤的臣子都来过了。文帝明白,他们都值得信重。他的太子沉静且见从容,先前的颤抖,不过是每一个收到命运褒奖的年轻人小心谨慎的第一次尝试。

最后只剩下抚军大将军。他们共同看了日影的推移。

臣逾越了。司马懿说,他探了文帝的额头。

他的手好像凉了很多。文帝这么想。而司马懿很快想要收回手,似乎被冰蜇了一下。可他终于...

2018-09-17

青苔

古人白骨生青苔。

如何不饮令心哀。


朱寿在江南等一树花。

这一种白色而无香的花,从枝柯到嫩叶,每一寸的生长与衰老都很复杂。

有多少死去和活着的人看过花。这些眼光顶住它蓓蕾的舒张;即使它不在意,眼光仍然存在。

这不过是花,今年开,冬天也就死了;人人都知道。每年落花时,可谁能不去看。世界上有许多人疯了,也有人永远都不会疯。疏狂在前者的唇边,光明在后者的心里。真是可惜。他想要的都分了去,留下铺着黄褐色土地的广袤疆土,与水田里抽穗的稻。

那些人口称万岁。他早年听不惯;后来就不管了。

花没有开,他感到失望,也很清醒。

江南似乎只有水。他从京畿的山脉离开,渐渐踏入灯火下的烟...

2018-09-08

明月

哎,要开学了喏ಥ_ಥ感觉是龙潭虎穴……不知道未来的生活将发生怎样的裂变(你够==,这篇就作为一个比较高昂的暂停吧(也许明天就又出来了(*/ω\*)

武宗/文帝 å‰åŽå³é¡ºåº ä¸é€†ä¸é€†

全程尬聊预警。

关于口音啊,异世界的细菌啊,为什么大街上没有人表演三国演义啊,这些bug我都无能为力……看得过得去就好哈(´â–½ï½€)

太宗=成祖=朱棣

想唱的和真的唱了的以及吟诵出来的歌~诗~都是引用的,我就不注了。

 @鲸峦_  @星球定制  @Lenaya  @朱否 ...

2018-08-31

弹棋

@鲸峦_ å·æ‡’瞎改,圈起来都有点不好意思(/ω\)


魏文帝善弹棋,谓天下无可比者。宫人颇习之,以金玉钗钏戏于妆奁之上。为五官将时,尝败于一美少年。少年笑曰,卿果为曹子桓否?上马横槊,下马赋诗,我亦知之,今始见矣。帝大异,复邀之弈。绿鬓灯影,不觉至曙。


正德时,宫中尝得魏宫玉石弹棋局一副,上爱之甚,谓邺城风流作土,而玉局宛然。寻古弹棋残谱而不得。偶梦寐间悟之,以葛巾拂棋,发无不中。后镜奁尘满,青苔埋没,古艺竟不传。


2018-08-30

冥河

涉炎夏而既盛,迄凛秋而将衰。

岂在斯之独然,信人物其有之。


曹丕穿上鞋,未束发,推开门,走过回廊落花的细响。

他的眼睛习惯在黑夜摸索半明半暗里陈设的静物。尽管曾帮他逃离死亡的阴影,那匹马没有活到今年冬天。而他已经长大,可以从左和右同样地拉开圆满如月的弓弦,还可以驰骋良马,千里奔涉。在脑海里,少年人模拟排兵布阵的规则,但始终无法重现过去的战场。他在一团夜的黑雾中找寻此生无法填补的遗憾。重复寻找这团黑雾,并重复思念那种遗憾。


红缨拂过少年人骨骼清朗的脸颊。曹丕很不能置信,但伸出手,取下照亮霜雪的头盔。发上粘稠的血,在他手中如冰凉的蓝色火焰。少年人忽然想起哭泣。他忘记了哭...

2018-07-23

魔宫

目测是景王/文帝。注意避雷。


洛阳城的夜是一座妖冶的宫殿。

石榴淡红的香味漾在夜空的浮尘之中,灯光次第亮到远方,垂入宽阔无涯的河水,水中堆积灰白的倒影,冰冷的死亡正召唤它的舞者。

这洛阳与他率征伐的军队离开时不一样。

他的眼睛流出脓血,由于长久的凝视,而他不打算停止——在找到谜底之前。他的双腿时而陷于泥淖,时而绊在轻柔的浮云之间。景王记得生命断绝在许昌灯火通明的夜晚,似乎仍听得见愁惨的哭泣。


景王幼年时,他的父亲曾打造一把青白的算筹。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会走到哪一步。那么,景王仍记得这句训诫,它塑造了他以后的性格。要算到最后一步,你的青春...

2018-07-15

蜉蝣

丕植双性转,自认是彻头彻尾的HE(⁎⁍̴̛ᴗ⁍̴̛⁎)是(很早)之前 @陆淮秀_颍川水畔待君归 å§‘娘的点梗,希望不致令您失望~混乱地架空,借用了春秋时曹国和晋国的名号,硬cue了一把楚国,另外魔改了高贵乡公的身世= =总之有很多bug= =

因为之前的文里用了王女这个指代,未免混乱,这里王姬=植,神女=丕。预警:王姬当然得嫁人,但总之爱与沉沦都和这个丈夫无关……他和晋君的戏份一样多(≤三句)

“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â€


某一个春日,曹国的王姬由同母兄长送往南方的宫殿。

——我一直看得见,护持在山林和水...

2018-07-07

恒沙

本文架空架到玉门关外面去了🙈 æ•´ä¸ªï¼ˆå¹¶æ²¡æœ‰ï¼‰æƒ…节都很脑残ಠ_ಠ å€Ÿè¿°å¾‹çš‡åŽæ–­è…•äº‹ã€‚

提供思考方向:太子(性转),与(她家)千里驹。会有一个镜像脑洞, æ˜¯æ ¹æ®ï¼Œå‘ƒï¼Œåä¸‰å›½å¿—。


沙漠像一座船,总在绝望之后的数日沉没,或在之前。这一行驼队显然即将沉没,而从勉励坚持的脚步与仍然整齐的行列来看,似乎也无法判断他们经过了几轮绝望的黑夜。驼峰上坐着一位公主。与偶尔过路的女性相比,公主这一身份并不多见。然而把这事实放到几千或几百年中,每个国家都曾经,或将要有无数公主。

虽然是公主,也分和亲的公主,获罪的公主,失宠的公主。流亡的公主最为少见,因为女性一般不执...

2018-06-29

问卷

因为前天的嵇向好像是这个博客第一百篇文章。不算一篇转载的话,本文是第一百篇。

本来想放提问,但是不会弄= =而且没人问就尴尬了_(:з」∠)_就填了问卷(昨天光顾着毕业典礼和打牌没来得及发)

主懿丕,有一题丕植,有辛君出没= =。

原作者问卷地址:http://oceanicstar.lofter.com/post/7a0b3_854bd9a


1. æœ€æ“…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从目前状况总结看,我大约是先有情绪,然后找对应的画面,再逐渐完善成文本。

另外,喜欢把一些读到的久远时代元素拆解并建构新...

2018-06-24

玉树

真·åªæœ‰ç™¾å­—·æ®µå­ï¼Œéžå¸¸ä¹‹çƒ‚。冥冥之中……总觉得有很多bug……而且六味帝皇丸的即视感挥之不去= =

阊阖,楚辞言为天门,有说为洛阳宫门。玉树,可作仙树解。


景帝少时,魏文帝尝置帝膝上,馈以葡萄佳果,真定甘梨。时宫中多植槐树,阊阖内外犹胜,风疏叶细,自作清音。文帝指而问曰:玉树青葱,迈寒涉暑,如司马子元否?帝对曰:雄赋甘泉陈玉树之有信,阊阖上通天衢,愿为陛下守之。文帝喜顾宣帝而笑曰:卿何处窃此佳儿!

嘉平间,或有言宫门武库事,语及文帝。帝不答,然意有恨者。

2018-06-16

莲影

——莲影如植。

他们非常相似,像魂与影交叠,红与白的芙蓉在后建安时代凋谢,既接吻又缠斗。 

注:【架空,植性转】本篇仍然符合我小时候对王子和公主必定是一对的误解。当然,可以看作童话。


首先请想象一方宫殿,我不记得它每一个曼妙的细节;只是黑色砖石与汉魏时的斗拱飞檐,它们总能在想象中结合得庄严,古朴而圣洁。然后想象汉末的州府划分中有一座曹州,因为汉代制度的遗存,我们可以钻这个空,说曹州是自成一国,且将诞生光寒天下的王者之剑。既然无人对此表示异议,它就这么存在着,直到有人发现它的存在悖于现实的记载。

曹州的牡丹是很美的,旧时相当有名。曹州仍留存古时培育楼台牡丹的秘...

2018-06-14
1 / 4 ▲

© ðŸŒ¸å¼ ç´«èŠ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