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蜕

请允许我为钟王点播两句唐诗:少孤为客早,多难识君迟。

恨暮难追苍穹,几人知、谁葬英雄冢?


钟会在生死之际,捉到一个年轻的鬼。他已不记得是秋或者冬天,在染血的泥土中捡起一粒素白的蝉蜕。而他俯首的瞬间恰恰躲开了致命的一击,把《钟会传》的结尾又向后拨了两行。

他捏碎蝉的壳,那鬼浮上来,狠狠喘出口气,似乎澄泥要绞杀他漫长的等待,却仍像是气力不济的虚弱模样。他肯定早已熟习这次会面的对象,眼睫眨闪时,星辰的碎屑落下来。

钟会伸手去接鬼魂的馈赠。他已不记得死亡的险境,忽然领略了早年在洛阳春最深处默诵过的圣哲之言。

士季,鬼嘲笑他,你行年已长,于玄理不通。


钟会感到一阵恐惧。他已不是曩昔的旧人,也忘却王弼死时洛阳流行的表达。洛阳啊洛阳,这可恶的监牢,囚禁他魂梦追逐的飘渺形影,焚尽他青春苦厄的年少。这个他决心永别的城市,以另外的方式笼罩了他的全部人生。在他将西据江海、放舟星宿之际,投出这样一个甜美的诱饵。要说算无遗策,洛阳才是算无遗策。他在乱世里是一头孤独的异兽,难道真要回到凡俗故事的结局。


王弼湿而柔软地亲他,像失去血色的花,汲取枝干的生气。

钟会迅速闪躲,像失群的雁。他大声说,你不是王辅嗣。他到黄泉去了,不会再有人间的情愫。

那人说,圣人有情,我是应圣人之情。他惨淡的脸上浮漾出模糊的微笑,被黑暗逐渐侵蚀。

评论 ( 19 )
热度 ( 68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