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roclus

据说共有三个英勇的名字分享杀死帕特洛克罗斯的光荣。

第一是赫克托耳,国王的长子,特洛伊驯马的英雄,不久将要共赴幽冥的泉壤。

这之前,是白昼无限金黄的光明。阿波罗神剥去年轻人伪装的盔甲,温柔的羽箭吻别纯银的弓弦,并由此传递幽黑的死亡。

最后是诸神的旨意,为首是克洛诺斯之子,天空与宇宙的王者,手持十年来颠扑摇晃的天平,两侧填满死者的游魂。神祇参与人类的杀戮,这不是第一回。在英雄的长矛可以穿透天际的时代,奥林匹斯啜饮仙露的诸神也须匍匐于命运的旨意。

 

那么,阿基里斯,我将代你获胜。

阿基里斯记得伙伴的声音,他在岸边焦急地踱步,等待或者怀着恐惧和抵触等待着战斗的结果。他已经开始后悔,但他无法拒绝出战的请求,那出自无畏的勇敢和纯粹的忠诚;他更不想伤害伙伴柔软的心肠。

他会听从我的警告,他一向善良而多思,绝不会做亡命的追逐。

他知道对方未曾说完的话。这样你就不必陷入两难的境地。这样你会打消可耻的犹豫。

在这一对少年彼此交握的手掌里,谁才是沉默而强壮的保护者,他一时没有分清。

帕特洛克罗斯全身披挂着凛冽的日光,像是神祇坠落人间时未来得及隐藏的光辉。跨过横亘十年的、亚细亚的海浪,故乡的山地和藤蔓,他的眼睛仍像当年。

少年时代的他们曾分享一个隐秘的游戏:他身披白纱,远望如一位高贵的公主,深居蔚蓝海上的小岛;而帕特洛克罗斯着他指定的那件轻柔的长袍,也在灼热的阳光下远望这位幽居的少年。

爱神的白鸽停在他双肩之上。

而自己领受母亲的旨意,却仍眺望无限辉煌而不可预知的命运。

海的蓝色吹入他浅灰的眼睛,曙光女神正是在黎明时洒落光华万丈的水晶。

阿基里斯目眩神迷。而对方已经离去,着他的盔甲,如同告别一个不可分割的自己。

如果厄罗斯以他们的爱情与命运作赌,他将输掉一切,他的神力,他的花冠,他的翅膀。

 

盲眼的诗人为我们记载了第四个凶手,一切悲剧幕后的提线人,所向披靡的命运。

帕特洛克罗斯在特洛伊的战场上所向披靡,身穿阿基里斯传奇的铠甲,他的命运仿佛与不朽的英魂万世相拥。

手执铜枪的赫克托耳如雄狮步步接近志在必得的猎物,而倒地残喘的年轻人,生命的残火早已被残酷的命运熄灭。

在你的枪矛拨开我的血肉,使有死的凡人终归肮脏的尘土之前,诸神已经取得了胜利。命运使我丧于异乡的海浪,但死亡的弓弦也勒在你的颈边。

年轻的战士仰卧于战场血腥的泥土,等待魂灵告别冰冷的躯体。晴空万丈光线从玻璃似的浮云穿过,照射他弥留的眼睛。在他短暂的生命里,阳光从未减损酷烈的温度。命运向来以沉重的雷霆惩罚妄图攀缘天空的世人,他不过将在黑暗中等候情人的呼唤,属于他的和全希腊的英雄。

帕特罗克洛斯这么说道:

光明神,你不过是

白昼暂时的君主。只要阿基里斯

阿开亚人捷足的英雄,仍存在

于天地之间、亚细亚的海岸,

日光的转移像细沙流散,

倒数他为我复仇的时间。


评论 ( 14 )
热度 ( 81 )

© 🌸张紫芝。 | Powered by LOFTER